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全文翻译赏析

时间:2013-09-08 00:44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译文]衣带逐渐宽松,人也显得憔悴。为了她呀!即使身体消瘦下去,也不翻悔。

    [出典]柳永《凤栖梧》

    注:

    1、《凤栖梧》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2、【注释】

    ①此词原为唐教坊曲,调名取义简文帝“翻阶蛱蝶恋花情”句。又名《鹊踏枝》、

    《凤栖梧》等。双调,六十字,仄韵。

    ②危楼:高楼。

    ③黯黯:迷蒙不明。

    ④拟把:打算。疏狂:粗疏狂放,不合时宜。

    ⑤对酒当歌:语出曹操《短歌行》。当:与“对”意同。

    ⑥强:勉强。强乐:强颜欢笑。

    ⑦衣带渐宽:指人逐渐消瘦。语本《》:“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3、译文:

    我倚着高楼独自伫立,轻风拂面而去,极目远望,心中交织着伤春的愁绪,这份伤感仿佛来自天际。斜阳下草色笼着烟霭,默默无言,有谁能把我凭栏时我心情领会?

    真想无所顾忌地大醉一回,但饮酒听歌,勉强地行乐,实在是觉得没有滋味。眼看着衣带渐宽,我也绝不后悔,情愿天天想她,哪怕就这样消瘦下去。

    4、柳永(约公元987-约1053年),字耆卿,初名柳三变,排行第七,又称柳七,曾做过屯田员外郎,世称柳屯田。

    柳永生于儒宦世家,祖上大多是为官之人。他从小就才华过人,刻苦好学,接受着正统的教育,也像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将入仕作为人生的第一目标,希望在官场做出一番大作为。然而,他屡试不中。

    落榜对柳永的打击很大,他闭门数日,突然仰天大笑摔门而去。从此,他转向市井深入,出入歌馆妓楼,吟唱着:“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在笙歌艳舞、锦榻绣被中,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婉约极品。

    柳永是真诚而伟大的。在一个鄙视歌妓的时代,他与许多青楼女子成了朋友,把她们看成是可以托付的知音。他真心爱她们,理解她们,尊重她们,作词歌颂与她们真挚的爱情。柳永的才情和坦诚得到的是歌妓们的一片真心,她们用心苛护他,用温情抚慰着柳永那颗受伤的心灵。妓院流行起一句顺口溜:“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柳永的旷世才华居然在花街柳巷找到了用武之地!

    柳永虽然戏称自己是“奉旨填词柳三变”,但内心还是非常渴望谋个一官半职。为了改变不顺利的仕途,据说柳永还专门写了首词走了次后门。

    当时,柳永正在杭州,两浙转运史孙何是他的布衣之交,柳永希望得到孙何的栽培,便精心构思,根据杭州这座江南名城的繁华景象和秀美风光,创作了这首《望海潮》,然后拜托杭州名妓楚楚到孙府伴宴时,唱给孙何听。果然,孙何在中秋夜听到楚楚唱的这首《望海潮》后,立即派人将柳永接到了孙府。

    可惜的是孙何还没来得及提拔柳永,就突然去世了。柳永自然又是一番郁闷,可这首《望海潮》气象辽阔、声律优美,江南胜景经柳永的妙笔点染,更是美不胜收,迅速红遍大江南北,成了家喻户晓、众口传唱的名作。据说金主完颜亮读到这首词后,对杭州天然秀丽的景色垂涎三尺,这才有了日后率大军南下,扬鞭渡江侵略大宋的举动。

    大约50岁时,柳永终于凭借自己的努力进士及第,后来又做了屯田员外郎这样的小官,可惜没多久就因放荡不羁的性格得罪了同僚而遭罢官。

    这次罢官彻底摧毁了柳永的仕途梦,他更加放荡形骸,整天与歌妓们混迹在一起,在红袖脂香中寻得一醉,过着权贵、文人们不齿的生活。

    晚年的柳永落魄潦倒,一贫如洗,在妓院中结束了他孤独寂寥的一生。谢玉英、陈师师等一班名妓集资将他安葬,并为他戴孝守丧。柳永出殡时,满城的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每年清明节,歌妓们都会自发到柳永墓地祭扫,后来竟成了一种习俗,世称“吊柳七”或“吊柳会”.

    历代词人中,如柳永这般落魄的寥寥无几,而落魄到如此精彩的更是只有柳永!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杨柳岸的冷月催生了词人的灵感,烟花巷的沉沦激发了词人的才情,歌舞场的辛酸铸就了词人的辉煌。才子柳永,生生死死都风流!

    5、“伫倚危楼风细细”.说登楼引起了“春愁”.全词只此一句叙事,便把主人公的外形象象一幅剪纸那样突现出来了。“风细细”,带写一笔景物,为这幅剪影添加了一点背景,使画面立刻活跃起来了。

    6、“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极目天涯,一种黯然魂销的“春愁”油然而生。“春愁”,又点明了时令。对这“愁”的具体内容,词人只说“生天际”,可见是天际的什么景物触动了他的愁怀。从下一句“草色烟光”来看,是春草。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很容易使人联想到愁恨的联绵无尽。柳永借用春草,表示自己已经倦游思归,也表示自己怀念亲爱的人。那天际的春草,所牵动的词人的“春愁”究竟是哪一种呢?词人却到此为止,不再多说了。

    7、“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写主人公的孤单凄凉之感。前一句用景物描写点明时间,可以知道,他久久地站立楼头眺望,时已黄昏还不忍离去。“草色烟光”写春天景色极为生动逼真。春草,铺地如茵,登高下望,夕阳的余辉下,闪烁着一层迷蒙的如烟似雾的光色。一种极为萋美的景色,再加上“残照”二字,便又多了一层感伤的色彩,为下一句抒情定下基调。

    8、“无言谁会凭阑意”,因为没有人理解他登高远望的心情,所以他默默无言。有“春愁”又无可诉说,这虽然不是“春愁”本身的内容,却加重了“春愁”的愁苦滋味。作者并没有说出他的“春愁”是什么,却又掉转笔墨,埋怨起别人不理解他的心情来了。作者把笔宕开,写他如何苦中求乐。“愁”,自然是痛苦的,那还是把它忘却,自寻开心吧!

    9、“拟把疏狂图一醉”,写他的打算。他已经深深体会到了“春愁”的深沉,单靠自身的力量是难以排遣的,所以他要借酒浇愁。词人说得很清楚,目的是“图一醉”.为了追求这“一醉”,他“疏狂”,不拘形迹,只要醉了就行。不仅要痛饮,还要“对酒当歌”,借放声高歌来抒发他的愁怀。但结果却是“强乐还无味”,他并没有抑制住“春愁”.故作欢乐而“无味”,更说明“春愁”的缠绵执着。

    10、至此,作者才透露这种“春愁”是一种坚贞不渝的感情。他的满怀愁绪之所以挥之下去,正是因为他不仅不想摆脱这“春愁”的纠缠,甚至心甘情愿为“春愁”所折磨,即使渐渐形容憔悴、瘦骨伶仃,也决不后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才一语破的:词人的所谓“春愁”,不外是“相思”二字。

    11、这首词采用“曲径通幽”的表现方式,抒情写景,感情真挚。巧妙地把飘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恋意中人的缠绵情思融为一体。

    这首词妙在紧拓“春愁”即“相思”,却又迟迟不肯说破,只是从字里行间向读者透露出一些消息,眼看要写到了,却又煞住,掉转笔墨,如此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直到最后一句,才使真象大白。词相思感情达到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激情回荡,感染力更强了。(闲鹤通灵)

    12、“伫依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然生天际。”迎着夕阳下微寒的春风,他登上了可以游目远驰的危楼,望着遥远的天际,她还是没有从夕阳中走出来,倒是春愁,黯然的从天际生出,然后迎着他的目光,毫不客气的扑面而来。“我等的人还没有来,而载我的船却早已离开”.如此,他只有等待,伫倚栏杆,极目远眺,任那一片春愁黯然滋长于天际,然后悄无声息的滋润着自己无边的思念。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他不顾安危,立足危楼,无非是向望的更远。望断天涯,尽收眼底的,却依然是青青芳草,渺渺烟霞。心爱的女子不在身边的孤寂,徒自凭栏的无望,希望成空的感喟,又有谁能领会呢?

    此刻,他的形体是孤单的,灵魂是孤独的,但所有压抑的苦痛,除了她,又能向谁倾诉呢?

    夕阳残照里,余烟袅袅时,附近的人们总会看见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独自倚栏于危楼,但始终没有人知道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是为了水,也没有人明白他关注春江水暖春草绿是因为思念谁。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登高凭栏观春色,不能解春愁。既然在清醒中不能将她忘却,只好打算放纵自己饮酒,或许此时唯有麻醉自己才能得到暂时的解脱。但它岂不知“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浇愁抽更愁”的至理之言?不见伊人,不闻伊言,即便是豪饮高歌,把酒寻欢,强作笑颜,依然无法排遣心中得抑郁。

    又是一个春江水暖春草绿的季节,依然是那位青衫男子倚栏伫立于危楼,弥漫在他身边的,除了满身的酒气,便是外人不可接近的孤寂与冷漠。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无可替代的思念,却让他以无怨无悔的执着演绎着,脸庞的瘦削,颧骨的高突,身上的青衫也可以装得下另外一人了,但从没有后悔这一切皆因对她无边的思念而起,心甘情愿为爱受煎熬,心甘情愿 痴迷的自我熬煎。因为这无期的守望,皆因为他们真挚的,永恒的,“终不悔”的爱情。在这里,没有金钱,没有权力,没有交易,没有名利,没有世俗,也没有纷争,在他们之间,只有:感情至上,区区四字,不名一文,但对他们来说,却昂贵的无与伦比。

    真是一对完美的无可挑剔的,让世人无不嫉妒的恋人。他们高度纯洁的爱情是那些追名逐利之徒可欲而不可求的,虽然在中国源远流长的文化部落中,自诩风流的文人骚客少说也有几百个,但真正能做到超凡脱俗,回归原始真性爱情的,除去此人,能剩几个呢?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雨月。(陈显忠)

    13、这是一首怀人词。上片写登高望远,离愁油然而生。“伫倚危楼风细细”,“危楼”,暗示抒情主人公立足既高,游目必远。“伫倚”,则见出主人公凭栏之久与怀想之深。但始料未及,“伫倚”的结果却是“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春愁”,即怀远盼归之离愁。不说“春愁”潜滋暗长于心田,反说它从遥远的天际生出,一方面是力避庸常,试图化无形为有形,变抽象为具象,增加画面的视觉性与流动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春愁”是由天际景物所触发。

    接着,“草色烟光”句便展示主人公望断天涯时所见之景。而“无言谁会”句既是徒自凭栏、希望成空的感喟,也是不见伊人、心曲难诉的慨叹。“无言”二字,若有万千思绪。

    下片写主人公为消释离愁,决意痛饮狂歌:“拟把疏狂图一醉”.但强颜为欢,终觉“无味”.从“拟把”到“无味”,笔势开阖动荡,颇具波澜。结穴“衣带渐宽”二句以健笔写柔情,自誓甘愿为思念伊人而日渐消瘦与憔悴。“终不悔”,即“之死无靡它”之意,表现了主人公的坚毅性格与执着的态度,词境也因此得以升华。

    14、春天,滋润了万物,也滋润了人漫无边际的思念,他登上了可以游目远驰的危楼,望着遥远的天际。

    她还是没有从夕阳中走出来,倒是春愁,黯然的从天际生出,他只有等待,伫倚栏杆,极目远眺,任那一片春愁黯然滋长于天际,然后悄无声息的滋润着自己无边的思念。心爱的女子不在身边的孤寂,徒自凭栏的无望,希望成空的感喟,又有谁能领会呢?

    登高凭栏观春色,不能解春愁。既然在清醒中不能将她忘却,只好打算放纵自己饮酒,或许此时唯有麻醉自己才能得到暂时的解脱。把酒寻欢,强作笑颜,依然无法排遣心中得抑郁。

    无可替代的思念,却让他执着的演绎着,衣带日渐宽松,仍然--无怨无悔,为了心爱的人,值得这般形容憔悴!

    15、大学问家王国维在他的《人间词话》中,分别辑录了北宋词晏殊的《蝶恋花》、柳永的《凤栖梧》、南宋词辛弃疾的《青玉案》中的名句,并巧妙地予这三个名句以新意,构成治学必须的“求学三境界”,真可谓独巨匠心,读来令人耳目一新、拍案叫绝!

    王国维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为晏殊等诸公所不许也。”

    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原出自北宋词人晏殊的词《蝶恋花》。此境是“登高远望,绝处求生”之境。西风吹树,风紧木落,一片凄凉。人独上高楼,有一种苦苦寻觅,痴痴求索的孤独和无奈。前路茫茫,天外有天,永无止境,不知道从何处起步,同时又隐隐透着一股殷殷的期盼,希望找到出路。“望断天涯路”进入了一种非同寻常的境界,路多且远,需作选择。这第一境界使人悟到:学海无涯,只有勇于登高远望者才能寻找到自己要达到的目标。

    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原出自北宋词人柳永的词《凤栖梧》。此境是“苦苦追寻,竭尽全力”之境。一但选定了路,就应该不避艰难地走下去。为了心中的追求,甘愿忍受孤寂,即使体弱神伤,也决无悔意。这是何等的执着!此境使人悟到:为了寻求真理或者研究一个问题的答案,废寝忘食、日以继夜地工作,即使累瘦了也不觉得后悔,要在事业上有成就,不经过一番寒霜苦,没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心志是不行的。

    第三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原出自南宋词人辛弃疾(1140--1207)的词《青玉案》。此境是“豁然开朗,一片光明”之境。王国维以这句词比喻为了经过长期钻研,正在难以解脱之际,突然找到了答案时的心情。

    这三句在原词中都各有本意,想必三位前者并没有预见到经王国维辑录在一起,并赋予“求学三境界”的新意后,不但使这三句词得到升华,连原词也是焕然一新了。细细品味,我们会为这三境地而折服而感动。前两个境界是第三个境界的基础与前提,而第三境界又为处在前两个境界中的人带来了希望与信心。“独上高楼”登高远望“天涯路”,幻想着“灯火阑珊处”的美景,必然会增添即使是“为伊憔悴”,纵然是“衣带渐宽”也是永不放弃的信心。学无止境,每当寻到“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除了那种成功后的愉悦感觉之外,更会发现自己实际上是又登上了一层“高楼”,而此时又会发现更新更美好的境界--“无涯之学海”“路漫漫其修远兮”,并将一如既往地“众里寻他千百度”.

    有些人常常庆幸自己“读遍天下书”,为自己能坚持读书而自满自足,但是在品味了“三境界”之后,他们也许会生出一些惭愧。汗颜之余,他们也许会觉得又到了一个“灯火阑珊处”.这样想来,此三境界哪里只是“读书之三境界”,分明也是“做人做事”之境界啊!可以称其为“人生之三境界”.

    16、以前一直有一种错觉,以为清风明月里,夕阳残照中,古道西风,大漠边关中流淌而出的情思是那些文人墨客闲思而作,并非经历了一次次心潮起伏,一次次思想的沐浴,灵魂的洗礼等种种历练而成,但在读到了你“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时才得以了然,那思情丝丝绵延得无声无息,令人低回不已。低回过后,便会一个人默默的整理些许遗落的心灵碎片,重温那种种不加雕饰的真实心灵。

    你不想因看见夕阳而更显落寞,你举起手想着住它,在指间,看见泻下的落日余晖,依旧灼烧了你的眼眸。于是,你便想起了用文字定格思念,把夕阳的孤独化作灵魂的手指,轻轻写下自己的回忆,永恒的眷恋,把思绪一段一段的燃烧。当你想用酒把思念稀释时,我分明看见你愈陷于深深的心涡,咀嚼着看似破碎而又甜美的梦,情节一马平川,却又心绪淡淡。虽然在爱的路途上有距离,但在坚定和执着的引领下,永远也不会遗忘来时的初衷。

    我不知道什么是思念的永恒,也不大喜欢人们在思念袭来之际哀愁苦叹,但你的离愁别绪却是百读不厌,撩人心弦,让人看到没有幸福之神的眷顾依然可以美丽,看到碧翠氤氲的草木开在了寂寞的高山上。这一切都因为你用真心的字词诠释了“柔情的语言,仍在,展翅的想象中,永远的活着”这句话,你美丽的词句永远氤氲着生命醉人的芳香,并用它在每一对友情之人的心间系上绵长的感应。

    无言的感动是美妙的,但在被凡尘俗世麻醉的现代人心里,这样的执着与感动还有多少?于是,我常常在如水的月色中品读着你的词,让种种的愁绪润湿伤感的眼眸,让时间停留于那样一种淡淡如空的静谧。

    所有的思念沉淀于心底,注目着远方的伊人,让所有流入心间的思念凝结成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个乐章。

    在那个夕阳残照的傍晚,所有的思念都化作了伤怀的羽翼。(思念的翅膀)

    17、春有情,脉脉依依。美人却无情,只肯赐那惊鸿一瞥,决不肯再多。虽不至于断了寸寸肝肠,也把眉蹙。惟有杜康解忧。女儿红是醇,菊花白是清。对酒当歌。对酒当歌。杜工部作诗描世间好饮者,气度惊绝,羡煞旁人。李太白杯不停,舞剑长啸,便是笔下生花,万古愁也销去。这里却少了前人绿蚁新醅的欢喜意境。一个“强乐”,倒使我想不出柳公子长吁短叹的神色。男人若是要以怨夫情状来搏垂青,实在太过可怜。有人要搬出李商隐来辩驳,可惜玉溪生笔下儿女情长重在一个凄字。凄且殇,殇且美。如同群蝶过眼,迷离辉煌。而这时柳永落的是个扰字。饮不毕的前因后缘,索性解了束发以簪击节。可,一阕望海潮是太过激荡,一首迷神引又多幽怨,曲到唇边不得吟。不得吟,惆怅旧欢如梦,心头有浮光掠影,自然是忘不尽。笑已勾在嘴角,收不回,恨不得,恼不起,又自负着坊间传奇的美名,于是把一切都推给“无味”.好一句“强乐还无味”.谩道“无味”,实在是“谁解其中滋味。”

    枉费。笑自己痴得如有意落花,非流水无情,恨岁月无情。教人怎么变做黄土之下白骨枯,随他而去。毕竟太多流连,不敢了断性命。点一盏心灯,捧泛黄书卷神游,不意泪盈于睫。柳卿误我。沉迷至如守活寡。但心中也了然,纵然能穿越了历史相见,不过相误。词人多情,身前身后千万个伊人,哪怕不真心爱过,情路也风光旖旎,留得老时伴声声铜漏怀念。见惯了长袖善舞,胭脂罗裙,今宿左邻,明居右舍。何况词人薄幸,“过尽千帆皆不是”.谁又是真正伊人,不屈于寻常红粉。怕只在画中,在诗里,在心间。

    18、有不凡之士曾言:文学皆是意淫。话虽粗俗,大半不假。把意淫二字换成联想解,便是一场精神上丰盛的幻觉。见鸿雁而思锦书,赏霜菊而知秋风。读竹杖芒鞋思苏子,吟灯火阑珊忆稼轩。又譬如寒灯之于孤寂,冷雨相对寡欢。婵娟常表相思,琵琶多显哀怨。(雏菊回忆录的角落)

    本文作者(来源):柳永
1575415754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排行第七,文人们不齿的生活,目的是“图一醉”.为了追求这“一醉&rdquo...

  • 李白-诗词《题宛溪馆》 古诗 全

    吾怜宛溪好百尺照心明。何谢新安水,,千寻见底清,白沙留月色,绿竹助秋声,却笑严湍上,...

  • 妈妈在我眼里

    在我的眼里妈妈永远都是这样,妈妈始终都是这样,在我的眼里,妈妈一直都是这样,并不年轻...

  • 给一滴水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我不知道你要到哪里去,我不敢说一滴水就能代表大海,我不敢肯定一滴...

  • 一小瓶苏打水

    像一瓶打开的,我只有喝下,一小口一小口的,这样的夜,我给你带来了财气,像你给我带来了...

  • 英雄的诗歌

    两个陌生的艺人啊真是天仙一般啊天上飘飘无数个君子为之折腰鞠躬啊关键时刻一个选择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