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诗文鉴赏 >

浮士德 悲剧第一部 《傍晚》

时间:2015-12-05 00:54
  

  一间小巧清洁的闺房 玛嘉丽特 (梳挽发辫)   我只要知道今天那位先生是什么样人,   就是付出一些代价我也甘心!   他显得真够英俊,   一定是出自名门;   我从他的额上就能看清——   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率真。(退场)   靡非斯陀匪勒司与浮士德登场。 靡非斯陀   进来,轻轻地赶快走进! 浮士德 (沉默片刻)   请你出去,让我独自一个人! 靡非斯陀 (向周围窥探)   不是任何姑娘都收拾得这么干净。(退场) 浮士德 (环顾四周)   欢迎,你这甜蜜的朦胧天光,   你交织在圣地之上!   你这甜美的相思之苦,快要扼煞我的心房,   你是靠希望的甘露而勉度时光!   这周围笼罩着一片宁静、   整齐与满足的气氛!   这小室之中显得多么幸福!   这清贫之中露出何等丰盈!   向榻旁的皮椅上坐倒。   椅儿,容纳我吧,你曾张开手臂   接纳前辈,无论欢乐与伤悲!   哦,有多少次环绕这家长的座位,   儿孙们依依绕膝无违!   或许我的宝贝感谢圣诞礼物的恩惠,   也在这儿鼓起儿时的丰颊,   虔诚地向长辈的枯手亲嘴。   哦,姑娘哟,我感到你那丰富与整饬的精神,   瑟瑟地在我周围环吹,   它慈爱地每日把你教诲,   叫你铺开桌上的台布,   叫你撒好脚下的沙灰。   啊,可爱的手儿,真可和天仙媲美!   这小屋也由于你而与天国争辉。   还有这儿!   揭开帷帐   我被何等狂喜的战栗所侵袭!   我真想在这儿足足地耽搁几小时。   大自然呀,你在轻松的梦中,   造就出这个非凡的天使!   女孩就睡在这儿,   她的酥胸被温暖的生命所充实   在这儿以圣洁的活动,   展示出天人的形姿!   可是你呢?是什么引你来到此间?   我觉得内心中深受震撼!   你在这儿作何打算?为什么你的心情悒悒不欢?   我再也不认识你了,浮士德?你真可怜!   莫非这儿有迷人的气氛将我包围?   我是受及时行乐的冲动所鼓催。   现在觉得自己在爱之梦中化成烟霏!   难道我们是被那种气氛的压力所支配?   如果她这时跨进房来,   你将怎样为你的亵渎行为忏悔!   浮夸的人儿啊!显得多么渺小卑微!   你将在她的脚下泥首谢罪。 靡非斯陀 (走来)   赶快!我瞧见她从下面走来。 浮士德   去吧!去吧!我一去永不复回! 靡非斯陀   这个匣儿相当沉重;   是我打别处弄来这里。   快把它放进橱里去!   包管乐得她昏昏迷迷:   我给你在匣内放了几件玩意儿,   是用来换取另外一件东西。   孩子诚然是孩子,而游戏却不妨游戏。 浮士德   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 靡非斯陀   你还要这样东问西问?   难道你想保留这种东西?   那末,我就劝你,   别为色情而把大好光阴虚掷,   我也可以不必再无益奔驰。   我希望你不至于这么鄙吝!     这事情真叫我煞费心思——   他把小匣放在橱里,依然照旧上锁。   去吧!快去——   为了使那甜蜜的孩子   让你称心如意;   看你这种神气,   好象要走进教室,   面临着灰不溜湫的   一大套玄学和物理。   哦,快去!(退场) 玛嘉丽特 (执灯上)   房里这么热,又这么闷,   开窗   方才外面却不是这种情形,   我似乎觉得心神不定——   但愿妈妈回转家门。   突然间我浑身直打寒噤——   我真是个又愚蠢又胆怯的女人!   脱去衣服,开始歌唱起来。   古时图勒有国王,   至死真情终不渝,   堪怜爱妃永诀日,   留赠黄金杯一只。   王爱金杯胜一切,   宴饮必倾杯中液;   每从杯中饮酒时,   珠泪盈眶难自制。   国王晏驾期已近,   历数国内各名城,   一切都付与嗣君,   唯有金杯不肯赠。   王设御宴宴百官,   桓桓骑士禁卫严,   座列上代高堂上,   宫邻汪洋大海边。   老年酒客徐起立,   生命余沥拼一吸,   饮罢乃将此圣杯,   投入万丈洪涛底。   王见杯翻逐浪游,   深深沉入海水流,   王眼也随波纹阖,   从此不饮一滴酒。   开柜放衣服,瞥见首饰匣子。   这美丽的匣儿怎么放在这里?   衣柜分明是我亲手锁闭。   真是稀奇!匣内究竟有什么东西?   或许是别人拿来作抵,   妈妈把钱贷出一些。   带儿上还挂着一把钥匙,   我想,我不妨来打开一试!   快瞧,老天爷,这是什么?   这样的东西我生平从未见过!   珠宝奇货!便是名媛贵妇   穿戴去赴盛大节日也未尝不可。   这项链儿配我是否适合?   这些精美饰品究竟属于哪个?   妆戴完毕,对镜自照。   唉,倘使我有这付耳环!   镜中的容颜立即改观。   年青姑娘哟,美丽又于你何干?   纵然你生得沉鱼落雁,   世人也还是视之淡然,   他们即使称赞你也一半出于哀怜。   人人都追求金钱,   一切都依赖金钱,   我们贫穷人哪能如愿!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