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祭 青

时间:2013-06-11 01:39
  

    每到麦苗盖住黑老鸹的时候,母亲总是会到田野上祭青的。
    有一次,我从单位回到老家看望母亲,也许是头天晚上陪母亲喧谎喧得太迟了,也许是母亲的炕头使我紧张而疲惫的心理得到了彻底的放松,因此次日早晨睡了个难得的懒觉。朦胧中,只觉得母亲悉悉索索地穿衣下地,然后轻轻地掩门而出。我呢,接着又陷入沉沉的梦乡之中,直到日上三竿母亲叫了一遍又一遍才彻底清醒起床。
    母亲说:“少的哩,不知道你攒下了多少瞌睡?”我说:“平时工作起五更睡半夜的,很累,的确攒下了不少瞌睡。回家睡在你的炕头上,心里特别轻松,觉自然就多了。”母亲听了,深表理解,说:“当个干部也不容易啊!”接着她催我洗脸刷牙然后吃饭,说是饭后要到地上祭青。我听了很是兴奋,问道:“你每年都祭青吗?”母亲说:“就是的。”我又问道:“文化大革命那阵呢,也祭青吗?”母亲说:“偷偷地祭啵!后来好了,可以正大光明地祭了。可是现在的年轻人又很少有祭青的。”说完,他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我宽慰她说:“有我陪你呢,你只管每年祭青好了!”母亲的脸上才有了笑意。
    洗漱之后,一进厨房,一股浓郁的油香立刻灌满了我的鼻腔肺腑。我禁不住赞道:“真香啊!”再一瞧锅台,只见上面摆着一大碟油炸面泡子,金黄闪亮的,暄腾腾的,禁不住让人口水直流。我拿起筷子就要搛着吃,但母亲挡住我说:“这碟是祭青用的,你不要吃;你吃的放在案板上。”我扭头一看案板,只见上面放着一大一小两碗油炸面泡子,一样的金黄闪亮,一样的暄腾软和。打了糖,沏了茶,泡了油炸面泡,吃着美味香甜的早餐,我的心里别提有多舒坦。
    吃过早餐,母亲将那碟未动筷子的油炸面泡放进一只笈笈筛筐,又从板箱里找出香表一并放进筐里,用一方洁净的纱巾盖了,自己拤着;让我到后院的麦草垛上撕上一蛇皮袋麦秸提着,然后就锁了街门来到街上。
    母亲祭青,总是选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那天也不例外。走在街上,左邻右舍问她这是干啥去,母亲总是满面春风地说是去祭青。年长者听了,由衷赞许。年轻人听了,则将就一笑。
    一出寨子,一望无际的绿色田野便扑入了我们的眼帘。那些高约一拃足可盖住黑老鸹的麦苗,在亮丽晨光的映照下,流鲜滴翠。一块块麦田仿佛一块块刚刚铺张开的鲜绿鲜绿的栽绒毯子,让人顿生一种柔情蜜意。
    母亲务习庄稼一辈子,我分明感到眼前的景色使她很是欣喜。母亲年过八旬而无病无灾,我想这与她一生务习庄稼并与土地及庄稼结下了十分深厚的感情不无关系。劳作,让她充实而又活动了筋骨;而河西走廊一望上百里的绿色田野,则开阔了她的视野胸怀。她饭吃得香,觉睡得甜,心情舒畅,身体硬朗,高寿自在情理之中。
    出寨子不远,就是我家的田地。从大路拐到我家地里,需要越过一个水沟。母亲的脚是一双足骨严重变形的小脚。我恐她摔倒,便腾出右手欲上前搀扶。但她说自己能行。过了沟就是曲折逼仄的地埂,而母亲竟能稳稳地走在上面。我真难想象年逾八旬的母亲是怎样踮着一双小脚,在人生的长途中风里来雨里去,为养育儿女而四处奔波的呢!
    地里的麦苗栽绒毯子似的,异常鲜翠。麦叶上,未及晒干的露珠在明丽的日光下隐约闪光。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我细瞅苗沟,发现其中极少有杂草。母亲见状,便说:“我锄了一遍,又薅了一遍,已没有几根草了。”我笑问她:“薅草是个累活,你不累吗?”母亲说:“给这么好的庄稼薅草,我心里高兴,没觉得有多累。”
    谈笑间,母亲找了一块稍微宽展点的埂头说:“就在这里祭青吧!”于是我们便祭起青苗来。掏出柴草,摆上祭物。母亲知道我不信鬼神,所以并没有强迫我跪倒,只是让我退几步旁观。柴草点燃了,一股青烟袅袅上升,轻轻飘荡。母亲虔诚地跪在火堆前,神情肃穆,一边往火堆里一一投放着香表及祭物,一边嘴里唸唸有词。然后又浇了献茶。最后母亲双手合十,跪拜再三,然后站起,长舒了一口气,祭青就算结束了。
    之后,我问母亲刚才祭拜了哪几位神灵。母亲说有土地爷、苗神爷、药王爷,并且解释道:土地爷可使土地肥沃,阻挡鸦雀老鼠的祸害;苗神爷可使麦苗壮实,耐旱耐涝;药王爷可驱除病虫害,使庄稼能够粒大籽实。我说老早以前人人都像你一样年年祭青,为啥庄稼总是收成不好。母亲说:“那时不用农药化肥。”我说:“那么我们现在庄稼的年年丰收,究竟是神仙的保佑,还是科学种田的结果?”母亲愣了一下,然后说:“农药化肥很重要……土地爷、苗神爷、药王爷的保佑也起了作用。”对于母亲这一代老农而言,我还能说些什么呢!现代科学的作用,她们是见证了的,她们是相信的。而传统的神怪论,似乎在她们的心里也已根深蒂固。科学与迷信这对本来矛盾的东西,在她们的心里似乎相安无事,并行不悖。我又问母亲,其他地上祭不祭去了(因为包产到户时分到的是插花地〕。母亲说:“不去了。我祭青也不只是为了我们一家的庄稼获得丰收。大家丰收了才好。”这大家,当然指这一方水土上的千家万户。
    回家的路上,我不断回望祭青的地方,只见一股余烟,仍在袅袅上升,轻轻飘荡,然后弥散于这葱笼大地……
    如今,母亲仙逝已有五年。时值暮春,外出踏青,不由忆起母亲祭青。此时想来,母亲祭青,也许不能单纯地理解为一种迷信,或许更多地理解为一种对自然的敬畏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才对。母亲这一辈老农一旦全下世后,祭青这一传统习俗也许将不复存续了!

 

20362036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祭 青

    自己拤着,左邻右舍问她这是干啥去,年轻人听了,母亲务习庄稼一辈子,已没有几根草了,&ld...

  • 有时缺乏的只是冲动

    你又做成了什么样的事业,为什么你总是没有,因为你缺乏的只是,错过许多成功的机会,这怎...

  • 牵牛花

    那么多美丽的牵牛花给我的童年带来不少的快乐,还有故事呢,邻家的女孩常常到我们家玩,...

  • 也谈嫉妒

    如遇到某些领导和权威,因为人们将把其看作一种执著的实干精神,既然嫉妒作为扭曲的畸形...

  • 妙趣横生的“顶真联”

    其特点是用联语中前一句的末字,作为后一句的起字,按联中的顶真位置,是以字为顶真单位,...

  • 独处也是一种能力

    用读书,独处是灵魂生长的必要空间,这时候,那是闲聊和讨论,那只是旅游,自我也才能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