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干话台上的那棵黑白杨

时间:2014-03-06 08:13
  

  不知从何时起,村子东头山坡上那块并不大的平地,就是人们说干话的地方。在我的记忆中,有一棵高高的黑白杨,它的模样似乎就跟现在没有两样。
  村子里所有的人们,闲着的时候,两个一双三个一群地来到这块平地上,天南海北地聊上一阵。有事了,就悄悄走下这里,去干自己家里的事。干完了,又悠闲地回来。
  特别是在农闲的时候,总有三三两两的人们来到这里,间或又有三三两两的人们离开这里。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这里的人们不会聚集的太多,也不会在这里没有人。
  这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自由世界。来到这里的人们,说话没有拘束,做事更没有约束。每天的国际国内大事,远近的新闻,山沟里发生的各种新鲜事,村子里的桃色新闻,家庭里夫妻之间的风波,都会从这里传开。
  土台的稍靠山丘的那边,长着那棵黑白杨。听来干话台的最老的老爷爷说,在他很小的时候,这棵黑白杨就长在那里。似乎树的模样跟现在差不多,要说变化,最多是跟他一样变的苍老了。
  这棵树是那种老品种的黑白杨,主干长不直,一开始就没有人喜欢,加上没有人及时进行修剪,枝叶向周围伸展,歪歪扭扭的。除非当柴烧之外,再没有其他的用途。所以,村子里的那些游手好闲的人们,从来没有打过它的注意。他们明白,既是拥有了它,也不会换回自己想要的钞票.黑白杨自身的这些不足与缺陷,给了它得以保全性命的条件。真是塞翁失马,焉知其福.

www.HLMSW.cn

  现在的小孩子跟当年小时侯的我们一样。经常来到干话台上,在大树底下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直到很晚的时候,家里的大人们就来到这里,找到他们,叫他们回家去,他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这里。而我们小时侯在这里玩,是绝对没有谁家的大人来找的,一直玩耍到筋疲力尽才要回家。家里的大人们也不会责骂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回家的。
  每年到了晚秋的时候,白杨树的叶子枯黄了,在瑟瑟秋风的吹拂下,飘飘扬扬地洒落下来。有的落在干话台上,有的落在巷道里,有的随风飘落在附近那几个人家的院落里,有的洒落到正在这里下棋的人们的棋盘上,遮住了一两个小拐角,人们会不约而同的埋怨起这棵白杨树,特别是那几家吹进枯叶的人家的人们,下棋败下阵来的人们,甚至会产生对白杨树的厌恶之情,时常会因此而大发脾气,气狠狠地说:“干脆砍了这树!”
  马上有人应和:“是呀,这树的品种就不好,留着也长不成大材料。”这些应和的人,往往也是给枯叶搅烦了心的人们。
  但终久没有人将这棵树砍掉。
  每年春风吹来的时候,这棵白杨树最先改变了容貌,也是这棵老树让人们最先感知到春天的来临,感受到春风的温暖,感觉到万物的复苏。 HLMSW.CN
  到了夏天,人们照常来到大树下纳凉。离白杨树近一点的人们,来时还要端上一杯茶,一边品茶,一边闲聊。直到把所有的大大小小的事都说完了,才提着空茶杯回去,在一天中有时候会这样往返两三次,从来没有人觉得麻烦。
  只有大人们走了,孩子们才能在树下来做做他们想做的事。或者三五个小朋友围着看一本小人书,或者一群孩子们围坐在大树下玩丢手绢,被抓住的就要靠着大树唱上一支歌,亦或说上一个笑话,逗得其他孩子哈哈大笑。似乎只有在这树下,他们才玩的开心。站在孩子们身后的几个老人,这时候也都笑弯了腰。
  间或还有大一点的孩子爬上大树,折下几个小树枝,然后编制成帽子戴在头上,当起了军官,显得很威风。其实,只要谁能爬上大树,谁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孩子门心中的英雄,崇拜的偶像。因为能爬上大树的没有几个.一旦他们长大了,他们就不会再上树了。
  到了冬天,白杨树就孤零零的守侯在那里,在寒风的吹拂下不断颤栗。除非天气特别热的一天,大人们才会走上干话台,将憋了几天的话跟大伙讲了,就悄悄离开干话台。时间久了,人们来这里相聚,要说的话又很多。就得不断转移地点,围着白杨树转,因为太阳光不时被白杨树遮了起来。就在转移地点的同时,自然也在埋怨白杨树的存在。其实,既是没有白杨树的存在,人们也会不断转移地点,因为随着一天时光的流失,阳光能够照到的地方在不断改变着。人们为了获得温暖,就要不断活动。但似乎白杨树是人们发泄怨恨的理想对象,一切的不如意都是由它带来的。对白杨树发上一阵牢骚,心中的不平了解了,但不会引起任何人的非议。 hlmsw.cn 文学网
  在整个冬天,来这里的人们当中,频率最高的是那一群淘气的孩子。他们好象从来感觉不到寒冷,每天下午放学后,总要来这里玩耍上一阵。围着大树又是跳又是唱,让欢歌笑语萦绕着大树。
  当一场大雪过后,整个大地银装素裹,白杨树上更是梨花盛开。第二天清早,就会有几个小朋友拿上筛子箩筐秕粮食之类的东西来这里捕鸟。无处觅食的鸟儿门就会飞到大树上,唧唧喳喳地叫着,等待善良的人们的施舍,等来等去,结果是丢失同伴的性命。捕到了鸟儿的孩子们,却笑呵呵地回家玩鸟去了。
  干话台上的这棵白杨树就这样默默无闻地阅读着山村人们创造的各种生活,倾听着村里发生的许许多多的故事,见证着一代又一代人们的成长,关注着这里的沧桑变化,需要它遮凉时,人们便想起了它;树叶飘落时,人们就怨恨起它。更多的时候是利用着它,却遗忘了它。不管人们对它的态度怎样,它总会悄悄地长在那里。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干话台上的那棵黑白杨,孤单单地站立在那里,从来不跟别人攀比,没有丝毫怨言,忍受着人们无缘无故的埋怨,注视着大地的变迁,倾听着流失的岁月,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故事,演绎着自己的生命。
  哦,家乡干话台上的黑白杨,你没有迷人的模样,然而,你却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具有无私奉献的精神。你承载着山村所有的变迁。 www.hlmsw.cn 文学网
  想起你,我就油然而生对家乡人们的崇敬与眷恋。 www.hlmsW.cn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节电达人

    每年冬天我们家的用电量就特别大双制式空调,这次就买节能型空调,虽然节能型空调比普通...

  • 那些树叶

    是怎样呢,连叶脉都笑得凸了起来,心里还总惦记着那个女孩,那个长发的女孩啊,那个长发的...

  • 男儿山,女人河

    种种传说,只是我没有能力去考证那个对那个错,把自己缠缚其上,“天”的爱也...

  • 行走,在春暖花开的日子

    一个人,从望王山脚下开始,一片一片,跟随着轻轻的风飘向远远的地方,从这一个山头奔向下...

  • 家乡 一幅流动的画卷

    一座城市俨然一个人求学去了遥远的东北,再回家乡时,走进御街,每每在他乡看到清明上河...

  • 堕龙台

    把白茫茫的面孔一半留给我们,安然地躺在祁连山脚经过的地方,在国家级的地图上,而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