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常识 >

死去活来的“标准”——科学与观念对绘画的恩怨

时间:2015-03-25 08:04
  

    艺术家之间开始相互诋毁的时候,是从哲学入侵艺术之后开始的。哲学入侵后,它的军队---“观念”便占领了艺术的国度。艺术因丧失了自身标准的统领而变得混乱起来。
    在古代,无论东西方绘画都在追求着一个大体相同的标准---形似与神似。这是画家们努力的方向。在没有照相术的古代,“似”乃是画家的重要责任。技高者“似”,再高者形神俱似。技低者不似,“形尚不似,神何以似之。”要“似”便有难度,克服难度的程度如何便成为判定艺术家技艺高下的标准。
    为了神形俱似,中国画和中国雕塑同步为此目标而不断丰富着技法本身。然而,技法的每一次创新与被流传都是在艺术家为达到更高水准的“似”的技能攀高到顶后的再攀新峰;是难度的攀升。中国画与雕塑的形神具似发展到唐代似已至绝顶。宋,元,明,清,皆无明显超越。清代的石涛、八大之变革也非技能超越,并无提升绘画技术的难度,而是观念模式在绘画领域的启动。真正的技能方面的再次超越是在中国画家留洋归来后的事了。
    在西方,绘画雕塑的形神俱似在希腊化时代就已有了可与近代绘画雕塑一决高下的技能。尤其体现在人物造型所需的知识之广,认识之深,难度之大上。在这方面中国画和雕塑是滞后的。至于古希腊人在两千多年前就能达到这种水准?是传承了古巴比伦文明?埃及文明?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问题还是留给史学家去考证的好。画家们只需把注意力放在现象上就足够了。后来古罗马人模仿了古希腊人,还是形神俱似、难度很高的作品。
    再后来,欧洲的绘画就形神俱不似了。人物失去了正确的比例,出现了错误的结构,简单而概念化的解剖,呆板而程式化的动态,带着这些特征进入了中世纪。这时期的绘画形神都似是而非。当然比古希腊雕塑,古罗马的绘画要差多了。也比同时期的东方中国画要差了许多。原因还是留给史学家论说吧。
    说到这个时期,就不能不提一下波斯帝国的细密画,因为欧洲中世纪绘画与那个时期非东非西风格的细密画有许多类似之处。都没有透视、平面表现,不讲视觉比例,景、物、人的大小是“按需分配”的,人物本身基本不合比例,概念性的人体形态,不表现光影,但讲凹凸深浅。人物动态程式化,雷同者多。神态呆板,轮廓线明确。色彩浓厚艳丽,都大量使用金箔、天然矿物颜料和胶混合。唯一的区别是波斯细密画画的精细,琐碎,繁杂。而中世纪绘画画的概括简约。这一切到底是欧洲人不愿意向波斯人像波斯人那样在细节上费力,还是梦想重建古罗马时期的标准。但欧洲人那时确实受了细密画的很大影响。另一方面,波斯人从他们土地上诞生的摩尼教经文插图绘画继承发展而来的那种非西非东的、有线有凹凸感,色彩浓郁的中亚绘画。本来并不细密,似乎更追求立体感和简约,这在新疆和敦煌石窟早期壁画中明显可看到原始波斯画的身影。后来,是否受了宋、元工笔画的诱惑而一变精细,还是宋元画家先受了西域画风的诱惑发展成了工笔画。这些都留给史学家再好好研究考证一下成吉思汗的大侵略前后的事吧。
    在这个全世界绘画都形神不太“似”的时代,谁画的更接近“似”的标准,谁就是大师。因为在那个“丢失”了透视学,解剖学,也没有照相术的时代,想把人物、建筑画的如眼看到一样的实在真是不容易的事。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到来,使人文主义与科学探求并肩苏醒,迅速活跃起来,透视学,解剖学体系已比较完整地建立起来。尤其要提一下的是,随着物理光学的发展,画家们为了能更准确地描绘形体,为了“形似”,利用镜片反光原理,发明了一种叫“暗箱”的东西,可以把它叫做“土照相机”,它也是照相机的前身,第一台照相机也是由画家发明的。它帮助了十六世纪的欧洲画家们轻松地画出了正确的透视和准确的比例。
    很快在不到一百年时间里,使欧洲绘画、雕塑找回到希腊化时期的水准。加上科学技术的帮助,形似,神似的程度一举超越了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一路直上到十八世纪,大师辈出。从形似,神似,上升为形精准地符合透视、解剖原理。对神态刻画的要求占到全画面的八成以上比重。紧接着,风景画、静物画也得益于透视学、光学原理的普及。迅速给绘画和雕塑增加了新的营养,也增加了学问,更增加了难度。精准的比例、结构、解剖、透视、空间感、光感、物体质感和对神韵的表达交织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这就是艺术家们共同追求的标准。要想接近这样的标准,艺术家必须刻苦钻研相关学问、大量实践练习,短者七、八年,长则十几年时间方能见成效。其实这个标准在中国至今还被沿用着。尤其被写实派艺术家所公认。
    再接着照相机出现了,费了毕生精力以求形似,形精准的画家们感到了恐慌。一些没有掌握形准技能的新画家们却乐了。有照片的帮助何愁画不准呢。这时谁画的好与差,失去了难度的考验,标准开始摇晃了。“既然标准乱了我们不再为标准失去时间”艺术家们正在迷失的时候,尼采和萨特的现代哲学观念救了艺术家们。一个在艺术上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提前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出现了。首当其冲的“一切都是光和色的组成”“一切都是几何体的组成”的观念入侵了画坛。相继一个接一个的观念都进来了。野兽派,表现主义,达达派,抽象主义等等,甚至完全失去了绘画元素的观念门(装置、行为艺术)也出现了,彻底把欧洲画坛给分解了。从此没有了好与差,高与低的标准。
    这些“观念”们又很快占领了北美和俄罗斯。但俄罗斯在这些观念立足未稳之际又被一个更强大的观念苏联现实主义艺术观给击退了。这些“观念”们也来到了不西不中的波斯细密画世界。【注:包括早期敦煌壁画,印度绘画和尼泊尔西藏的唐卡】但这个“中方”世界的绘画是远在古代就被巨大的宗教观念保护起来的神圣领地。尤其是伊斯兰教接管并发展了细密画之后“安拉的视觉角度是不容有丝毫亵渎的”否则带来的可不是学术性争辩,而是生命的代价。所以西方的“观念”们从未改变过“中方”世界的绘画。中方世界绘画一直保留有自己的标准。
    根深蒂固的东方绘画岂容那些乱七八糟的“观念”进来搞破坏。“谢赫六法”永远是衡量中国画好坏的基本标准。民国时期,“观念”们被拒之门外,社会主义后,苏联现实主义帮中国彻底抗拒了那些“观念”们的入侵。直到八十年代后,“观念”们跟着经济贸易蜂拥而至。并很快在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里发展壮大起来。所以如今的中国画坛随着其特有的体制已发展成为非百花齐放而是军阀割据的现实状况。主流现实主义,传统中国画和现实主义、守旧主义的杂交派及纯粹的当代观念绘画在画坛各霸一方。相互诋毁。
    欧洲绘画中的标准的复兴或者说建立得益于自然科学的发展。中国画则得益于对表现主观认识的实践积累,后来也西化了许多。现代的波斯细密画也吸取了西画中科学的成分。科学是伟大的,科学在不断发展,照相发明以来曾经动摇了写实艺术的标准,但写实绘画并未消失,电脑时代的来临又一次动摇了写实绘画的存在。但几十年过去了,写实绘画仍然未消失。
    近代绘画的大变革,也可以说是被科学逼出来的,被照相机、投影仪、微机、喷绘机等各种成像科技技术给逼出来的。如今,艺术家是否运用了这些科技成果,除了能证明作者的真实技能之外与艺术作品本质高低似乎无关。具有这种能力的画家通常说:写生的画与画室制作出的画截然不同,对此我自己也深有体会,的确不同。一个从未写生过,只用照片作画的人的作品,肯定一看就是摄影的派生物。但对熟谙写生的画家也利用照片所作的画就难见差别了。况且,外行是很难窥探出其中优劣的。绘画艺术从来都是以成画后的结果判定高下的。作者在完成作品的过程中应用了多少现代科技手段,如果用的巧妙,外人也难知晓。因此,将绘画过程也列入标准判定的现象也被确定了下来。国画写意笔会表演就是这样成立的。近来油画家也加入了在媒体监视下,写生或即兴表演的行列。
    我们是否需要再建立一个无论谁看都能分辨出和任何科技手段无关的新标准呢?怎样定义一幅真正的绘画呢。那么怎样画,画什么才能彻底体现出作者脑、眼、手生物技能的实力呢?有无必要成就出这样一种在结果中(而不是靠暴露过程)就一眼识别出不是从科技仪器里克隆出的东西呢?这也许是最值得当代画家思考的问题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