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海岩 河流如血 第五部分 6

时间:2013-07-29 07:24
  

  那颗麻木的心脏
  
  保良没接住怀里的钱,钱散落一地。保良一张张拣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慢,慢得有些迟钝,迟钝得和他的声音同样呆板。
  “我……以后一定还你。”
  “你?”菲菲一笑,“免了吧,谁让你是陆保良呢,谁让我一时半会儿忘不了你呢,算我贱,行了吧。”
  保良从床边站起,那笔钱已经放进他的兜里,他向菲菲说了告别的话,菲菲问:“真要去涪水吗,去了还回来吗?”
  保良说:“不知道。”
  菲菲走到卧房门口,那样子是要送送保良。她在挨近保良的刹那,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那个叫张楠的,你们还来往吗?”
  保良想了一下,没有回答。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让人家甩了吧,我一猜就是。你能找我要钱,说明跟她肯定没戏了。我早看出来了,你这人,她要是还理你,我估计你也就不会去涪水了。”
  保良皱眉扫了菲菲一眼:“别胡说了。”
  保良拉开卧室的屋门,身子却被菲菲拦住,她半笑的眼睛勾着保良的面孔,一只手还搭在了保良的肩上:“其实还是咱俩最般配了,你要愿意,咱俩还好,怎么样?”
  菲菲话音未落,搭在保良肩上的手往里发力,突然抱住了保良的上身,而且用更突然的动作,亲了保良一下。保良缓和地把她推开,说:“你不是已经跟了老丘。”
  “老丘,”菲菲冷冷地说道,“他可以在外面钓鱼,我也可以在家里养鸟。咱们不让他知道就行。这一年多我在外面认识不少男人,真正让我喜欢的,说来说去其实还就是你。”
  保良用一个勉强的微笑,表达了他的谢意,他说:“除了我爸和我姐,我不打算再爱任何人了。你能帮我我非常感激,我以后一定会还你这笔钱的。”
  保良走出卧室,走向大门,菲菲在他身后,追着半笑不笑的声音:
  “好啊,有钱想还我了,别忘了过来敲门!”
  保良在借到这笔盘缠的次日,把自己能够使用的全部衣服物品,统统装进了一只在二手货市场买来的旧皮箱里。他感谢了那位在他被除名后仍允许他留宿酒店职工宿舍的管理员,又给武警训练基地那个军官打了电话,请他转告父亲他到外地打工去了。他没有说明他的去向,他怕父亲如果知道他是到涪水找姐姐去了,那颗麻木的心脏仍然会被刺伤。
  保良料理了一切,像是一去不返的模样,在这天晚上登上了去涪水的列车。他在五个小时的旅途中没有睡觉,看着窗外的黑夜默默出神,黑夜像一条不见首尾的隧道,轰隆作响地将这列火车吞入腹中。他觉得人的时光也和这条隧道一样,走得太快太快,有无数细部无法看清。只有那些零散的灯光流星般地划过,才会在心里留下一道道美丽的弧线,才会令人忍不住频频回首,向过往的那些温暖的亮点,恋恋不舍地注目。
  
  列车到达涪水的时间是深夜三点半钟,保良拖了皮箱下车,随着两三个到站的乘客,从出站口那片昏黄的灯光下走过。
  保良没有直接到姐姐家去,他不知道姐夫现在是否在家。他在涪水黑暗的街头走了很久,才走到离姐姐家巷子很近的那个码头。他上次在这里看到过一家专供船工落脚的旅馆,从简陋的门面看料想价格不会离谱。
  保良就在这里住下来了,在一间八九个人同住的房间,租下了一张带着霉味的床铺。这间屋子并没住满,但呼噜声却在各个角落此起彼伏,好几种味道的脚臭弥漫了整个房间,很快就让保良嗅觉失灵。
  保良还是很快睡着了,他累了。到了涪水,他的心也安定下来,他手上有了菲菲的那一千块钱,就等于有了足够的时间去寻找合适的工作,也有了一定能力给姐姐一些实际的帮助。


  上午起床后他先去了姐姐住的小巷,还是那个卖书报的摊子,还是站在摊子前佯做翻书,还是买了瓶可乐慢慢喝干,但他自始至终,没有见到院子的门口有人进出。
  摊子上有部公用电话,保良犹豫了半天,才拨了姐姐的号码。电话铃响了几声有人接了,接的人是个男的,保良听出那就是权虎的声音,他马上用预先设计好的瓮声瓮气,仓促地遮掩着自己的慌张。
  “是聚源餐厅吗,我找一下刘经理……”
  “你打错了。”
  权虎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显然,他没有听出保良是谁。权虎和姐姐离家出走时保良还未成年,还未变声,即便保良不装腔作势,权虎也未必听得出来。
  但保良还是深深呼吸,用大口的呼吸来镇定自己。他离开这个摊子朝巷口走去,上午阳光正好,保良的心情也随之好转起来。他想,先找个工作再说。找到工作以后,还得再找个住处,那家旅馆尽管还算便宜,但住上一个月也得两百元整。

北京精神病院湖州精神病医院山西最专业的精神病医院

1116311163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