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赵时春传(7)

时间:2013-08-08 07:23
  

    第七章 浚谷子与红杏

    浚谷子早上起来,走出门外,看见山上起了大雾,这大概是开春以来的第一次春雾吧,但见晨雾淡淡地柔柔地缕缕丝丝地在山坳里、山尖上、山坡上转来逛去,飘飘荡荡,似撒娇调皮的孩子在藏猫猫,毫无章法,随意散漫中又显出一种童趣;又似新婚不久的少妇,妖妖饶饶风情万种地与心上人调情,遮遮掩掩地蒙蒙胧胧中却又透着丝丝缕缕的清晰明了。朝翠屏山望去,只见山地上农人种的冬小麦苗绿油油的已长得十分可爱。空气清新的早晨,似浓似淡的晨雾,有晶莹的露珠在嫩麦苗叶上晃悠,有一种诱人的新春气息游荡漫延,浚谷子记起山上的和尚沿着眼前的这条山路下山挑水,他的好奇心突然来了,想看看和尚们平日挑水的珍珠泉眼在哪里,单那美丽的泉水名字就让人向往不已,心里想着,脚下就迈开了步子。才走出十来步,就见弯弯山道上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身影闪烁,挑着一双吱咛吱咛发响的木桶,朝山下走去,尤其头上那一幅火红的头巾,在晨雾中格外醒目耀眼。
    早年间大西北的妇女,秀秀浓浓的黑头发上最美艳的装饰品莫过于一块头巾了,这头巾是用上等的棉花纺织成的,用最好的颜料染过,头巾染成红色,紫色,绛红色,淡棕色,天蓝色,深黑色等等,因了年龄的不同各自戴着不同颜色的头巾,这头巾不但使青年女子更加美丽漂亮,也能护风沙遮太阳。可惜如今很少有女孩子用头巾的了,一律将那好看不好看的头发烫得曲里拐弯,满头的委屈,简直是把丑陋揭露给人们欣赏,哪里还有什么美的含蓄美的温柔美的迷人与美的欣赏。
    浚谷子自幼在书房里长大,读的是四书五经,接受的是孔老夫子非礼勿视那一套传统教育,纵有一腔青春热血,毕竟把心思全都拼在了功名上,结婚以后,情感封闭,很少有心猿意马之时。不想却在这美丽多情的春天的早晨,被山道上的一个挑水姑娘,迷癫的神魂颠倒,浚谷子如踩在云堆中,打着醉拳,摇摇晃晃地走到山泉边,就见那美丽的身影在泉水中映出了两个笑脸,泉水微微一荡就不见了,抬头看时,一棵挺拔的小白杨树秀气俊美地长在山泉边上,没有一支多余的旁枝斜杈,全都一律向上生长,泛着青白色的树皮上眨着三五颗跃跃欲话的美丽眼睛,似要倾诉无限的深情浓密青绿的树叶是秀女孩子的秀发,嫩嫩的,鲜鲜的,好看极了。细看名字叫珍珠的那眼山泉,却是山根下一个随意园形的泉水池,三五十只泉眼悄无声息地泻漏出针尖儿细小的水流,不静心是看不出水的流淌的,泉下铺着一层洁白如玉的雀卵石,不由的记起了柳宗元先生笔下的《小石谭记》,水清石显恍若无水一般。洁净清纯的泉水中,美丽的小白杨把自己的倩影妙妙地珍藏在其中,仿制天然就是泉水里的一种美丽。
    只三两个早晨,浚谷子就与那桃水的姑娘搭上了话,不想不认不要紧,一相认竟惊住了浚谷子,世上竟然有这么巧的事。
    原来这姑娘竟是韩王府韩昭王的侍女红杏。韩昭王临终前说红杏宜当妓女,众人都以为这是韩昭王临终前的昏话,红杏却伤透了心,想想无处可去,就决定到崆峒山尼姑庵中当个尼姑。她投奔的地方是翠屏山顶的千手千眼观音殿。
    崆峒山原为道教徒修练的地方,后来佛教徒也进得山来,道佛两家各敬各得神,各念各的经,各建各的庙宇佛塔。有佛教就有尼姑,这自不必细说。红杏一心要当尼姑,那主持看了红杏的相貌却说,你虽与佛有缘,但毕竟不是这里的人,你还是投奔生活去吧。红杏苦苦哀求,主持终是不肯,最后为红杏的哀求打动,说那就带发修行一段时间吧,到一定的时候,我不撵你,你就会自动走的。红杏就这样在观音殿里落了脚,却不是正式的佛教徒,只能说是个居士吧。这样才有戴红头巾的可能。
    红杏从懂事时起,就一直在平凉府街道上逛悠,捡菜邦啃,拾剩馒头吃,好不容易在红杏寓庐食堂里寻了一份打杂的活计,她剥蒜剥的手指疼,剥葱剥的双眼流泪,扫地弯腰弯的腰疼。好在掌勺的陈叔善良,经常照顾她,又识得几个字,闲了就教红杏识字,连红杏的名字也是陈叔叔起的,他说你在红杏寓庐,干脆就叫红杏吧。红杏本来悟性就高,在陈掌勺的关照下,识了些字,又在一个叫刘阿姨的婆婆那里学了一些侍候人的礼节,仿佛就如开了天眼一般,又似那石头缝中生长的一颗苗儿,见丁点阳光雨露就疯长起来,平日多忙多累,都要把衣服穿的周周正正,脸洗的干干净净,更主要的她存了心计,什么都爱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比如女红,像绣花呀,做鞋呀,只要看个样样,她就能试的做出来,渐渐地她就从一个伙房里打杂的小姑娘做到了在寓庐前房里跑动的伙计,说通俗一些就是一个迎宾接待员了,可她还不就此罢休,终于因自己不俗的表现进了韩王府。
在韩王府里红杏认真学习了一些文化知识,对自己一生的前途也有了一个比较准确的认识,那就是找机会把自己嫁出去,做韩昭王的使唤丫头甚至做通房丫头不是没想过。只是红杏连自己的身世都不清楚,与韩昭王根本没有可能,那就找机会给哪一位官人财东老爷作小妾,也不枉人生一世。
韩昭王在世的最后几年,和浚谷子最是相熟,浚谷子因了罢官之后无处可去,常常跑到韩王府闲坐喝茶聊天,以故浚谷子是认得红杏的,往日只看着她那苗条的身材丰满的臀部和美丽修长的发辫,别的没敢往深处想,也从没有仔细观看过红杏姣好洁白的面容。如今意外相见,竟都以为是天意。
浚谷子书读多了,仿佛对一切事物都有特别的看法,思维敏捷,活跃,常常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从头脑里冒出来,说话急,做事急,可是世上的事往往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每每这个时候,他就沉默不语。一连几天,他在弯弯山道上等红杏,却一直没有等见,就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找上门去,那时寺院午间的功课已过,千手观音殿里静悄悄的,浚谷子走到红杏的住处,看到红杏的房门轻掩着,悄悄从窗缝中望进去,只见收拾的干净整洁的房间里,红杏坐在几案前,静静地绣花,房间里有淡淡的庙香味飘出,有一个美丽的人在房间里静静地做女工,感觉头顶上的太阳暖暖地照着,有山鹰无声地飞过,有喜鹊快乐地鸣叫,有轻轻的山音鸣响,只见那美丽的背影在一起一扬地绣花。那个时间,是红杏最美丽的时刻,丰腴的背影,油黑的头发,美丽的向身子在微微地活动,修长的手臂舒缓地飞扬,似在画着无数美丽无形的图案,有温柔的太阳照进了心间。以后相熟了浚谷子才知道红杏是在绣荷包,荷包上的图案是并蒂莲花与一对鸯鸳鸟。绣花有一种特别的针法叫多针,把一根细细的丝线劈成十缕二十缕,这十缕也许只要其中的一两缕,各缕的颜色都不一样,针脚细密的几乎是一针续着一针绣的,这样细细地绣才能显出丰富多彩的层次,绣一副荷包要三几个月时间。绣花时要沐浴焚香,心静如水,在阳光明媚的正午在大地上一切都平和的时候绣花最好最能显出叶的嫩绿花儿的鲜艳美丽。这样静静地绣上十年八年,把一个黄花闺女心性儿也绣的美丽无比,磨练出了柔韧的性子,养育出了细腻白嫩的肌肤,等待美丽女子的就是美满的婚姻。浚谷子看到红杏绣花的那一刻,心儿仿佛比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突然就非常喜欢红杏了。
    那一天他站在红杏的门外,没有敢敲门打扰她。
    第二天上午,红杏突然带着她蒸的地软包子来看浚谷子。地软是崆峒山上的野山菌,长得就像人的耳朵一样,黑色,多绉,比耳朵小,每年秋季生长,次年开春后在荒草地里拾拣,拾回来拣净地软里的野草,洗净剁碎,蒸出的地软包子,是来年春二三月农家最好的美食。浚谷子家是大户人家,对野味食之不多,他一口气吃了七个大大的包子,吃得肚胀,犹不想住口。红杏笑着说,别贪嘴,以后有的是吃的机会,只要你在崆峒山住得时间够长,就有吃不完的野味呢。后来浚谷子还吃过两种特别的美味。一是开春槐树枝上的嫩芽,槐树刚发青的时候,摘下槐树枝上一夜暴绽的嫩芽儿,用烧开的开水一氽,泼上清油,调上蒜泥、熟油辣子,倒一丁点米醋,味儿实在地好。一是五月初采摘的蕨菜,那是红杏亲手采摘的,摘下后即刻挑拣,即刻烫过,即刻端上一盘嫩绿的野菜来,那味儿实在让浚谷子难忘。
    红杏送过一篮地软包子后就没有了声息,浚谷子却记下了红杏那丰腴美丽的身子,又不便经常往千手千眼观音殿去,只得静下心来读书。一天早上起来,突然发现经过一秋冬蛰伏的山野一夜之间开满了绯红色的山桃花。山桃花平原上是三四月间开放,高山上气温低,一直到五月头上,前一晚还静悄悄了无声息光秃秃的山桃树枝条上,一夜之间像接到了什么命令一样,从山脚下的山桃树上开起一直开到山顶上,从粉白绯红到紫红,但见荒凉了一秋冬的山野到处都是一片艳艳的山桃花的海洋,仿佛崆峒山一夜之间被神仙挪移到了桃花源,微风起处,早开的花瓣儿即刻纷纷扬扬地在山间飘散,似天女散花一般,随意,萧洒,鲜艳,美好,浚谷子一看这么美好的时刻,就不管不顾地去请红杏去赏山桃花。到了那儿,只见红杏绯红的脸儿也似绽放的山桃花一样,似正等待着浚谷子邀请她呢。浚谷子刚到,红杏就说,先生,咱们到茶庵寺看山桃花好吗。茶庵寺在崆峒山半腰,四面被悬崖围堵,只有一条小路可通,是个向阳背风的好去处,惟一的通路旁有一条小溪一年四季流淌,那天他们借用茶庵寺尼姑的茶具,喝了一通很畅快的春茶,那几乎是在人间仙境一般。明亮的太阳,艳艳的山桃花,与美丽的人儿对饮,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好,怎样的一种爽快啊。只听得潺潺的溪流声,只听得那若有若无的山音声。红杏看着脚下刚刚泛绿的小草说,人就像小草一样,春绿秋枯,荣也一生,衰也一生。草儿与人一样,也分很多层次呢,向阳花儿早逢生,背阴草儿发芽迟,可到了秋天,都一样枯萎了。又说这崆峒山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了,山上的草儿花儿树儿也存在了多少万年了,也不见增多也不见减少,还是一岁一枯荣。在哀叹人生无常的时候,说到人生种种的无奈,说到虞姬的际遇,以为虞姬其实比霸王更英雄,霸王在美人与江山之间难以选择的时候,虞姬成全了霸王,让霸王死无后顾之忧,也成就了一个绝美的人间凄艳的故事。浚谷子不意竟有这样的红颜知音,书读得没有自己多,见解却与自己不大一样。与红杏相遇相识到相爱,他才认识了女性的美丽与神奇。女人的思想是无可捉摸的,是不可理喻的,是不能按常理判断的。尤其是在与红杏后来的交往中,更证实了他的这个判断。浚谷子以为往日文人们对女性的描述是不准确的甚至是完全歪曲的,女性的世界是丰富的鲜活的是灵动多变的。正说到兴头上的红杏,看到茶庵寺的老尼在自种的菜畦里拔草,在暖暖的太阳下,老尼红黑的前额上有晶莹的小汗珠洇出。红杏就说,看那尼姑拔草,又能拔掉多少草儿,不过隔上十天半月就长出来了。草儿就像人生的烦恼一样哪里长得都是,等她圆寂了,如果不再有人种菜,地里的荒草就湮没了那一小块地。可是她今天的活就是拔草。有意义吗?有。没意义吗?没有。
    浚谷子听得一惊,只顾看眼前的美丽,以为是仙女下凡。茶喝到后来,浚谷子只记得太阳是暖暖的笑眯眯的,有轻轻的溪水声响,有若有若无的禅房诵经声传来,有美丽的面庞在面前映象,有一双纤纤玉手在斟茶,有美丽的话音在耳边徘徊,有一种无形有形的魅力在吸引诱惑他。
    从茶庵寺回来,浚谷子等不到天黑就想起红杏,想到红杏在静寂的山间,在一片诵经声中,是怎样度过一天天的,是怎么吃的饭,读的下书的。这样美好的人儿,却独独地守在这样寂寥的枯山中,就像一颗绝世的珠宝,暗投在泥土里,有谁欣赏她呢。看看天色将晚,又不敢再次到观音殿去,就给红杏写了一首诗,等到天亮,差阿纪送去。阿纪回来的时候也拿回了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句话:我也一样。
    浚谷子拿着这张纸,思想红杏这句话的意思。猛然想起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也一样想你。
    自此书信往来,约莫半月时间过后,终于有一天红杏传来的纸条上写道:晚上到我处来。
    浚谷子看到这样一张纸条心儿狂跳不已,等不到天黑。因了红杏在观音殿借宿,浚谷子为了早晚能看到红杏,早早把借宿的房间挪到离红杏住处很近的地方,只等这一天天黑。
    到了红杏那儿浚谷子心跳不已,不知所措,完全是一种穷措大样的读书人,不敢近亲红杏,红杏仿佛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柔气,只是烧好了山茶等着浚谷子,陪浚谷子说话,聊天,就是不让浚谷子近身。浚谷子以为红杏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只要有人要她,一定迫不急待呢,她却要推诿,要拖延,要说话,似与崔莺莺一样,叫张生来,却又不让张生亲近一样。虽然没有什么要浚谷子承若的言辞,但仍然把自已看得很珍惜,很宝贵。到了浚谷子扭头要走的时候,她才轻轻地叫住了浚谷子。
    暮春时间,小麦苗已经窜至脚脖子了,浚谷子和红杏在翠屏山顶相游,满山的树叶刚刚吐了嫩芽,青青的草儿才长了三两片叶儿,有喜鹊唧唧喳喳歌唱,有牧羊人时断时续的歌声悠扬,太阳暖烘烘的,两人说着话,怎么也说不完。红杏脑子天生就灵活,在韩昭王处读了不少书,又得到过韩昭王的点拨,对浚谷子说的那些话,自是一点就通,常常是浚谷子说了上半句,她就省悟了下半句,也能写几首小诗,总是把前一天和浚谷子相会的情景写出来,写的情趣别致,写的春意浓浓。浚谷子以前在书场、在官场厮混,一直觉得那些地方古板,规矩多,轻易不敢言语,把好多话好多思想压抑的没有了踪影,总有一种憋屈的感觉,心里似有一团火,总是找不到点燃的柴火,就一直那样压抑着。无论是在酒桌前,还是与诗友相聚时,总没有一个畅通直达抒发的渠道,这一回遇到了红杏,天上地下能说到一块儿,似乎心灵中最隐密最深层的感觉也触动了,敏感的心儿慰抚了,往日的积郁抒发了。
    与红杏相爱,想不到红杏床上更了无比美好,有温柔,有激烈,有缠绵,有粗野,似农家用好粮食自酿深埋了十六年的女儿红酒,等那一天打开,一股醉人的香气就迷倒了那饮酒的人。无限深沉的温柔与床上含情脉脉的温柔体贴,不知道有多美好有多绵长,浚谷子以为此生真正遇到了红粉知已。
    红杏侍候浚谷子百般的周祥,按说她一个未曾开苞的女孩儿,是不懂什么枕席之间的事的。不,红杏仿佛悟性极高,好象天生就会,柔顺,体贴,款款地服侍浚谷子,对浚谷子的每个动作,都能恰到好处地迎合,不急不缓,仿佛天成,柔顺,绵长,就像一个温顺贪嘴的孩子吃奶,牢牢地吸住乳头一个劲地吸吮,无限深情涓涓不息地从玉体中盈溢却又并不显得妖冶,给予浚谷子的是无限的享受。浚谷子不意人生竟有这等美事,抚摸不够红杏那嫩嫩光滑的肤肌,亲吻不够红杏香甜的香舌。红杏的香舌也如她人一样灵巧甜美,只轻轻在浚谷子口里一搅,浚谷子就晕了一般,抓住红杏嫩白细腻的胳膊就不愿松开,一遍遍地要,每一回只是觉得吃美了吃香了吃得够久了,一直就是觉得吃不够吃不饱。一天连吃三五次也不觉得累也不觉得乏。平时浚谷子读书久了脑子也有点儿迷糊,和红杏相会回来,枯坐在寂寂的书房中读书,心灵却是那样平静,脑子异常清晰,读书作文,用不了往日三分的功夫,便一通百通了。
    早上醒来,看看山上的树木百草的变化,还有山上变化多端的云朵,时起时隐的山雾,一天一个景色,一时一个景色,看的痴迷,就叫阿纪铺开纸张,拿来彩墨,画起了山水画。他画《崆峒山春晓》,画《崆峒春雨图》,画《春溪》,画《春芽》,画《春花》《春树》。连他也惊异何以自己有这么惊人的创作心情,画得春溪欢笑,画得春芽嫩绿,连溪边的大树也画的繁花似锦,无论是高山还是溪水是春草是夏花,仿佛都带着笑意,虽然在画面上几乎没有人物,却好似画的后面总有一个人在欢笑人生,在歌唱春天,在庆贺美好。有一天红杏来,静静地翻看了浚谷子的画后,突然紧紧地抱住浚谷子,给了他一个热烈缠绵的吻。
    红杏回去后,浚谷子心里空空的,也曾悔怨自己不该这样沉腼于女色,想自己被削职为民,该振作起来,尽力去做一些有用的事,红杏无依无靠,长长的一生,自己该有个交待。红杏不语,他也没有合适的主意。就想该早早了断与红杏的来往,可一到约会的时辰,他就管不住自己的两条脚,一个劲地要去,去了后一个劲地要红杏。觉得红杏那青春漾溢的样儿真好看,那美丽的面庞百看不厌,那泛着淡淡清香的味儿很甜很香很好吃,怎么吃也吃不够吃不饱。浚谷子原来到崆峒山闲住,不过是一时权宜之计,对人生对今后的前途他是有一些久长打算的,看看当官无望,总得找些事情来做,就想这崆峒山乃西北第一名山,至少要留些能站立起来的文字,就细细地考查崆峒山的文献资料,到山中各处景观实地查看。有红杏相伴在崆峒山上转悠,浚谷子文如泉涌,很快浚谷子就写了很多赞美崆峒山的文章。
《陟崆峒》一诗写到:
萦回缘鸟道,
曾磴俯蛇盘。
绝壁千重启,
连天一径蟠。
仰高心转迫,
回首路方难。
险绝更休息,
凭谁衔马鞍。”
    这首诗最能表现崆峒山高大险美的形象,浚谷子的这首诗与崆峒山一样奇崛有力,有一股铮铮硬气从诗行里溢出。“险绝更休息,凭谁衔马鞍”这等豪气冲天的气概,在历代平凉文人中,大概只有浚谷子才做得出来。
    与这首诗相媲美的还有一首是《次段羲民崆峒述怀韵二十四首》之一:
兀硉平穿缥缈间,
近连天柱号天关。
远分秦陇三川水,
收尽昆仑万里山。
    笔者以为这是浚谷子写崆峒山最见功力的一首诗,这首诗既写出了崆峒山的险峻,也写出了崆峒山的非凡气势,尤其后两句“远分秦陇三川水/收尽昆仑万里山”的气吞万里如虎形象,表现了崆峒山西来第一山惟我独尊不可动摇的高大地位。这是一首非常大气的诗篇,读起来朗朗上口,气势非凡,也是浚谷子写崆峒山写的最好的一首诗。
飞鸟俯元都,
相将扣玉壶。
树阴浸地遍,
山色近天无。
仙驭人何在,
登临兴讵殊。
狂歌吾故态,
行醉不须扶。
    怎么表现崆峒山的美景,怎样欣赏崆峒山的美景,是每一个平凉籍作家毕生都在追求的一个目标。认知,感悟,表现,这都需要非凡的灵性,灵性十足的浚谷子写起崆峒山来似信手拈来一般轻灵精准形象。这首诗既准确形象地描绘了崆峒山的美景,也痛快淋漓地表达了一个诗人超然物外的本性,他就能“狂歌吾故态,行醉不须扶”,醉酒放歌高唱是我的本性,这会儿我也不须“酒醉扶得佳人归”,家乡的山亲家乡的水美就足以抚慰我苦痛的心灵啊,而美人就在身边,我哪儿能醉呢。好酒美景美人让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浚谷子回归了本性。人有时候也得放松一下啊。
浚谷子在《和人早春登空同听琴二首》之一写到:
春岑浮翠黛,
回薄几千寻。
影暗天边月,
响传空外音。
阳春密雪调,
流水对山心。
此地聆幽曲,
自然高更深。
    早春时节的崆峒山,还未完全从冬日的萧条中苏醒过来,到处是黛青色的裸岩和光溜溜的树枝,只有碧绿的松树常青不变,在早春时节,看着山上银白如棉花包的积雪,听着流水对大山倾诉的绵绵心音,身处僻静的幽山深谷之中,欣赏悦耳动听的天籁之音,那是要有一种物我两忘的心态才能欣赏得到这样静美的景色啊。
杖履寻芳遍五台,
为谁长啸为谁哀。
人间万事吾能说,
济世还须命世才。
    浚谷子以文章著称于世,但在他看来,文章乃雕虫小技,他的志向是致君尧舜上的治国治民的大事业,这首诗在表达了对人生超脱态度中依然透露出不甘平庸志在千里的壮志雄心,遥想当年身怀“命世之才”的浚谷子内心肯定非常苦痛,何日才能致君尧舜上呢。无论是此时的浚谷子,还是后来他再落再起,他从来就没有对自己失去过信心。借崆峒山抒发自己那雄伟的志向是浚谷子常常表现的一个题材,无论是在写崆峒山的其他诗篇中的诗句“三岛共游成昨梦,十年今日喜重来”,“嗟余便向赤松去,为尔长歌招隐篇”,“险绝更休息,凭谁衔马鞍”,还是这首诗篇中的“人间万事吾能说,济世还须命世才”自比曹操的那种冲天豪气,都让人感受到了一种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的英难气概,绝不是那种单纯文人小家子气的对小山小水小花草描描画画所表现的小恩小怨小伤悲小欢乐所能相比的。至今读来,我等庸常之辈就会为平日里满脑子都在为了自己那小得可怜的一点儿人生苦难际遇哀叹、怕丢掉全然没有一点儿人格尊严的一份儿工作整天惶惶不安而赧然不已。
    除诗外浚谷子还写了一篇《游崆峒山记》的散文。
    《游崆峒记》全文约1240字,是浚谷子全面描写崆峒山美景的一篇散文,浚谷子详细描写了崆峒山的景物,从泾河南岸游起,从前山上山,先南峰(今南台)、中峰(今中台)、北台、西峰寺(今西台),然后到隍城、翠屏山,是一篇非常优美的散文。赵时春看崆峒山并不单独看山,他以泾水写起,以为“崆峒得泾而势愈尊”,这种山水交相辉映的美学观后人应该借鉴,只是如今泾水势颓,在如今的平凉城里人们不得不筑橡胶坝来蓄水,这泾水如何能与巍巍崆峒山相辉映呢。当时浚谷子感叹崆峒山无泉,但他却发出了“吾安知其终无是与?”的疑问,今人疑惑的是泾水其终无大焉?
    除此之外,他还考证了崆峒山上玄鹤的有无,为后来撰写《平凉府志》积累了一些资料。这其中有很多篇什就是与红杏在一起游玩后创作的。
    因了红杏的美丽,浚谷子忘了炎炎夏天的到来,忘了绵绵秋雨的到来,忘了长长的半年时间过去,他俩快乐地在深山老林中闲逛,无拘无束地玩耍,到泾河源头老龙潭里洗澡,躺在灵龟台上数星星,在南台上卧看泾河水流淌,在腊烛峰上夜聊,在玄鹤洞里相爱,这样自由自在地过了半年迷醉般的夫妻生活。四月初的一个夜晚,浚谷子与红杏站在山前,嗅到了山梨花的清香,天上星星都忽闪着小眼睛,夜静悄悄的,山黑坳坳的,只有淡淡的梨花香,只有身边的人儿在陪伴,那一刻静极了美极了,浚谷子在暗夜里仿佛看到了洁白的梨花在山梨树上绽放。浚谷子彻底把往日读书的困惑,官场的劳累,全都抛弃到了脑后,以为与红杏在崆峒山生活就是在人间的仙境,也才感知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多少红颜惹出的故事内函的真实性与隐密性,原来古代那些美人与英雄制造的人间绚丽的情爱故事都是有缘由的,也就是说都是真实的。都是情由美人起,事由美人惹,文由美人生,不由得不信古人关于美人与美事描述的真实性和作家们描述的曲折性。
    暮秋时节,有一天狂风大作,飞沙走石,仿佛把地上三尺厚的尘土全都刮到天上,天空灰蒙蒙的,天冷异常,树枝只一会儿功夫就提前掉光了树叶,在突如其来的狂风中痛苦地扭曲着身体,浚谷子感到格外地空虚,心慌不能自己。三天过后,风过天朗,去看红杏,红杏却失踪了。
    后来浚谷子打听到红杏到了固原县(今宁夏自治区固原县),于是在他留世的《浚谷文集》中,就有了他几上固原,却不知做什么事的谜踪。
    红杏得主持的点拨,知道自己与浚谷子有些蘖缘,但这蘖缘没有结果,早离开浚谷子对浚谷子有好处,就绝了跟着浚谷子回平凉城的心思。看看与浚谷子越粘越深越撕扯不开,心一狠牙一咬就来了个不辞而别。
   浚谷子第二次复官,回北京公干后,红杏才回平凉作了妓女,并且一出道就走红平凉府城,浚谷子第三次被贬回平凉老家时,红杏早已是平凉最红的名妓了。只是二人情缘已断,自此已成陌路。浚谷子心里放不下红杏,却绝不去太平里找红杏,而是在红杏寓庐租了间房长期包住,眼里总是看着红杏迎来送往。红杏心里有个赵会元,也不去寻找,却可可地把家安在浚谷子经常走动的集贤巷的红杏寓庐中,就此两人相望相知却并不再相见。
    红杏突然不辞而别,浚谷子心里空落落的,却毫无办法,心里有气无处可诉,在崆峒山上僵卧半月,也未恢复丁点心劲,不明白何以前一天还在床上爱得要死要活的红杏,为何隔夜就失踪了,而且连一句辞别的话语也没有。浚谷子仿佛中了魔障一般,口不能言,笔不能写,心完完全全地散了,仿制是一堆毫无生气经了潮水袭击的沙子,软软地仆匐在地上。阿纪请懂医道的和尚诊治,和尚把了浚谷子的脉,闭着眼只是摇头,阿纪看看没有办法,只得把浚谷子接到了山下老家中。

1224912249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赵时春传(7)

    这大概是开春以来的第一次春雾吧,就决定到崆峒山尼姑庵中当个尼姑,你还是投奔生活去吧...

  • 大明贵妃万贞儿

    是他做为一个男人的第一次,曾多少次把万贞儿带进一个美丽的梦幻般的世界,在那个美丽的...

  • 21世纪的爱情(第24章)

    “你干什么,他想问曹姐有没有人帮她,我老公是你们上司的上司,“你是不想学...

  • 地 平 线

    架子车挡着自行车,得多少有多少,一卷子比一卷子硬梆,没想到,找公司,冒牌化肥身价越来...

  • 又是一年月饼香

    平山镇医院已经变成了一个正而八经的骨伤科医院,当然也不能因为伤个人就休工,看着看着...

  • 陈法仙妙算失家产

    一头硬扎扎短发齐刷刷地长满一头,陈半仙没有问太保一句话,太保也没有透露任何信息,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