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小说 >

假结婚

时间:2015-12-10 07:03
   没有爱的婚姻,不就是假结婚吗?   怀着这样的念头,蓝愚与黛亭稀里糊涂的结婚了。他们得到了两个红通通的小本本,又举行了一场简朴但还算周到的婚礼,之后,便住到了一起。   这省去了他们不知多少的麻烦,再也没有长辈们的催促了,再也没有亲朋好友的热心推荐了,那些曾经热烈无比的追求者们,也都一个个的垂头丧气,抹着泪另寻他人去了。   当然,坏处也是有的,比如,在婚礼之后,他们与异性的搭讪看起来就难免有些居心不良,行为不端什么的,不过这对他们影响并不是很大,毕竟对他们来说,那些看似挑逗招惹的举动,也确实只是一时玩心乍起罢了,什么情啊爱呀什么的,他们早就烦透了,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弄这一出假结婚的。   由于他们担心众人口中的所谓“日久生情”会在他们身上灵验,也由于他们俩都是根本闲不住的,所以即使他们名义上住到了一起,可一年半载下来,实际在一起的时间,并没有多少。   他们具体都去哪谁都不告诉,连他们彼此都只对对方去的地方有一个大概的描述与印象:蓝愚像是去了南边,要过海,还要爬山,山里尽是茂密的雨林与臭气熏天的沼泽,他不会在那停留,可穿过那片区域却要花上他至少几天的时间。他要去的目的地十分的偏僻,没有任何现代化的通讯手段,只能依靠寄信联络,而在信上他从来不写明地址,送信的人也多是出海顺道的海员,那些人彷佛都长着同样的面孔,黝黑的皮肤,卷曲的头发,一圈夸张而茂盛的络腮胡,遇人一笑,嘴里一口如乱石般堆砌的黑黄相间的牙齿便毫无遮拦的露了出来,浑身散发着一股被海水浸泡过的气味。   但信永远都是完好的,信皮上没有任何皱褶与污渍,顶多会有股烟味和几块白印,那是海员将它们揣在身上的缘故。信纸也和外皮别无二致,从没有出现过损坏过的情况,有一次,黛亭拆开信之后发现信纸发黄的厉害,心里有些疑惑,还以为是送信的人拆开信偷看过了,等读完信了才明白,原来是蓝愚待的那地方太过潮湿,再加上他保管不善,这才将她送他的那叠信纸给弄成了那般模样。   那些信纸都是黛亭在极北极寒冷的地方买的,所以异常珍贵,但本身的价值并不贵重,几个硬币就能买上一大摞。它珍贵,是因为那是黛亭买来的,而且是她亲手送给蓝愚的,这对他们两人的意义,自然不言而喻。   黛亭接了蓝愚的信,自然就要准备回信,信上同样不会留下地址,同样交给那些模样一样的海员,同样随着那些海员的环球旅行绕上大半圈,来到蓝愚所在的地方那座唯一的港口。   蓝愚收信要比黛亭容易得多,每个月,他所在的地方都有一场持续一两天的临时集市,港口的商人会趁着这机会,赶着大车小车满载着商品来到那地方贩卖从锅碗瓢盆到桌椅板凳之类的生活用品与日常吃食,其中,就有一位与蓝愚关系甚好的商贩,只要有信到了,只要路是通着的,他就必然会从远方一路跋涉而来,将他小心翼翼保存着的信交与蓝愚。   蓝愚通常会付他几枚硬币,或者买他一大堆蔬菜当做酬谢。那是个年近五旬的男人,高大,壮实,皮肤黝黑,稍微的有些驼背,但看上去仍然如同一头豹子一样有力。他在港口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与一小片菜地,他本是一家小酒馆的老板,但每临开集的前几天,他就会从港口的货船上趸来一大批便宜货,然后驾着马车赶来集市上贩卖。每次来,除了偶尔会给蓝愚带来一封信作为惊喜以外,不变的,是给蓝愚特地带来的他自己亲手种的蔬菜瓜果,那些可比他拿来卖的要好多了,新鲜,饱满,里里外外连一点磕碰污损都没有。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