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新闻 >

冉祥熙新作《人生之端》的序

时间:2017-08-17 09:45
  【编者按】国学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受社会发展的历史因素的影响,在相当一个时期人们忽视了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扬,特别是青少年,国学中的精华不被下一代、下下一代所知。作者从这方面阐述,表达作者中华文明发展中这个缺憾的紧迫感,也能看出作家冉祥熙对这种缺憾的痛心,而作者更是通过书中许多文章,强调了对青少年进行国学教育的重要意义。

??初识作家冉祥熙是在2013年的春天,因一部长篇小说《水牛坟》,我有幸作为该书责任编辑,与他渐渐相熟起来。中等身材微胖的他,骨子里透着的是质朴、坚毅、果敢,为人随和、谦逊、明理,博览群书、学而有思、笔耕不辍、佳作颇丰,这便是来自沂蒙老区的农民作家冉祥熙。
  总体而言,冉祥熙的作品思想立意很高,语言质朴生动且不乏幽默风趣的特点。更重要的是,读后总会让你沿着文章的脉络思考关于人生意义、个人追求等许多方面的问题。当他的这部《人生之端》书稿传过来时,我觉得与以前的小说、散文、杂文相比,更多了几分厚重感和历史感。因为本书大多数文章所写的是关于国学的内容,对一些历史事件的阐释和现实问题的解读,既视角独特又入木三分,足见作家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认知、研究与探讨都在不断深化。透过现实的表象寻找文化的本源,人生的立足点、幸福感都提升到了新高。
  本书的开篇之作《孝道,幸福人生的开端》,由一位大学生的父母不理解儿子写在墙上的“色难”二字起笔,讲述了孔子对弟子子夏说出“色难”的故事。“色”,并非是这位学生父母所理解的女色;“难”也并非是指与女子交往出现困难之意。冉祥熙在文中写道“‘色难’的‘色’指的是和颜悦色,‘难’指的是很难做到。我们可以理解为孝敬父母容易,能做到和颜悦色不容易;也可以理解为孝敬父母容易,能做到让父母和颜悦色不容易。如果我们能把父母给我们爱的十分之一反哺父母双亲,就不会‘色难’了。”这段以“色难”二字解读孝道的话,不仅浅显易懂,还能让人过目不忘,可谓为文之功非一般人可比。
  孝道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但是,现实生活中对父母始终能做到“和颜悦色”的人却不是很多,有的人对父母非常没有耐心,更有甚者还会对父母横加指责、严厉训斥。无可否认,这些违背了传统道德观和价值观的人,即便是事业上有所成就,人生也是不圆满的,也是要遭人唾弃的。
  这篇文章中的结尾写出了这样的呼吁:“孝道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身体力行,身教胜于言传,为了家庭和睦,为了社会和谐,为了我们未来的生活更加美好,让我们贴近传统,大行孝道吧!”其心之切,其意之诚,令人可感可叹。
  《说“慎”言“独”》这篇文章,以父亲教育儿子记住“慎独”二字入题,讲解《礼记·中庸》中的“君子慎其独”的意思,即“没有人监督的时候也要遵循法律道德,不要自欺欺人”。
  “慎独”这个观念在科技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有着非凡的意义,任何人的任何行为都会“雁过有声”般留下痕迹,做下什么坏事想不被他人发现或瞒天过海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不懂得“慎独”,总怀有侥幸心理,稍不留神就会害人害己。如果一个人懂得“慎独”的道理,却在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独善其身,这篇文章给出了这样的提示:“你不能‘慎独’,又不想堕落,怎么办?曾子告诉你‘十目所视,十手所指’,找人监督吧!”这段话可以带来这样的思考:“慎独”是自己监督自己,但是内心不够强大,言行无法自行约束时,那就要诚心诚意地接受他人的监督。
  现代社会到处都充斥着诱惑,每个人都要自觉地,以“他视”的距离观察、审视自己的内心,对一个时期的行为做出道德的、理性的评判。也只有这样,人生道路才能真正一帆风顺。这篇文章非常合情合理地给出了这样的警示。
  由于受社会发展的历史因素的影响,在相当一个时期人们忽视了对青少年的传统文化教育,国学中的精华不被下一代、下下一代所知,这是中华文明发展中的一个缺憾。身为作家的冉祥熙对这种缺憾感到十分痛心,本书中的许多文章,都强调了对青少年进行国学教育的重要意义。
  《儿童与国学》有这样一段:“国学是中华民族的根基。树没有了树根会被风刮倒,楼的基础不好会倒塌,民族没有了根基就会灭亡。一个家庭如果只有钱,没有忠孝仁义,信用礼节,那么这个家庭的辉煌就是暂时的,早晚会在野蛮或者吃喝嫖赌中慢慢地衰败,甚至灭亡。国学是中华文化的源泉,再澎湃的河流没有了源泉很快就会干涸;再细小的溪流只要有源泉,就会汩汩流淌,永不停息。”“学国学就是稳定我们的民族和灵魂根基,就是让中华文明源远流长。”这段铿锵有力的话,强调了国学对于民族发展的重要意义,为了使中华民族越来越强大,我们必须汲取国学精华,发展传统文化。但是,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家长面前,孩子学国学,什么时候学?学什么?对于国学基础比较弱的家长而言,会觉得无法入手。本文中对什么时候学、学什么、怎么学都给出了明确的解答,可谓用心良苦,天地可鉴。
  冉祥熙出身于农民家庭,是自学成材的作家。在长期苦读勤学的过程中,养成了善于分析问题、思考问题的习惯,书中的许多观点、论点、结论都是从社会生活中总结提炼而成,没有人云亦云之感。正因为作家具有这样的思维特点,即便是写作历史题材的文章,也展现出说古人故事、讲现今处世之道的风格,可以给读者带来很大启发,希望在今后的写作过程将这种风格不断强化,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是为序。
  
  张宪峰
  2016年6月于英雄山下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