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界新闻 >

凡人读《聊斋》

时间:2018-02-07 00:15
  【编者按】凡人读《聊斋》,读出了蒲老先生的爱情观:无论贵贱,无论贫富,彼此相爱是唯一的理由。当然,这爱并非无原则的乱爱。作者于聊斋爱情故事中,读出了自己独到的感受,很难得。

  《聊斋志异》是蒲老先生广征博采后又呕心沥血妙笔生花所成的一部巨著。千百年来,以其特有的摄人魂魄的魅力演绎着一种绝唱,并将至永远!
  蒲老先生是钟爱女子的。即便是鬼,让她凄美;如果是狐,让她绝伦。“樱宁”、“小谢”、“阿宝”、“粉蝶”一
  一多美的名字!看有色,听有声,嗅有味。恰恰又人如其名,虽身为狐精鬼女,可那绝世的容貌,可贵的性格,往往神仙所不及,何况人哉?这些,皆体现了蒲老先生的女子理想――神仙的容貌,真人的品性。神仙太完美,太理性,太没有生生的活力;而人又太现实,太媚俗,失去了人之初为人的那份率真、单纯、可爱。于是,蒲老先生瞅准了这些传说中的神狐鬼怪,把心中崇高的闪光的精神理念妙笔一点,罩在了她们身上,让她们美伦美奂:有着绝美飘忽的美貌,有着善解人意的慧心,有着敢憎敢爱的性情《封三娘》中,十一娘嫌孟公子清贫,狐子封三娘便痛责道:“娘子何以堕世情哉!”多么地豪迈铿锵,痛快淋漓!
  蒲先生是崇高爱情的。本非一类,却让爱情之花悄然而热烈地开放。两性相爱,只需一个美丽的夜晚,只需两颗在情感上合拍的心灵。红烛高烧中爱已开始。无世俗之中酷爱面子的隆重的婚迎嫁娶;无门当户对斟高酌低的欺贫爱富;更无强饰内心故作矜持的道貌岸然的谈道论经……只因为相爱,便就爱了。外面是月儿皎洁,晚风轻拂。简单的故事,迸发出一份摄人魂魄的美丽。世事繁琐,人们为自己制造了过多的枷锁,连原本再简单的事情却再也简单不了。蒲老先生劈荆斩棘,直取这份美丽于世人,呈现自己的爱情理想于尘埃之上,尘埃中开出了朵朵奇葩,美丽,惊艳。当然,这爱情也绝非是不负责任的及时行乐。《小谢秋容》中,陶望三面对小谢秋容的调皮轻率,正色道:“相对的丽质,宁独无情?但阴冥之气,中人必死!不乐与居者,行可耳;乐与居者,安可耳。如不见爱,何必玷两佳人?如果见爱,何必死一狂生?”至真至纯。
  蒲老先生是主张道义的。世事轮回,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前世修德,荫及子孙;今朝行恶,祸必来世。《西湖主》、《花狐子》《云梦公主》是报恩于爱情的传奇;《江城》是报怨于今的典型。如若善恶各有其果,这轮回之说自能平衡那个令作者为之愦慨的世界。
  花狐鬼女月光下的倩影飘忽是她们自身的美丽,亦是蒲老先生漫漫黑夜中心神凝聚的亮光。饱经坎坷俗世不济的作者在滞人鼻息的黑暗中探索着一种美丽,一种抵至他的理想之巅的大道,兀兀穷年,笔耕不辍,终成《聊斋志异》,一朵开在世俗里并超脱于世俗的奇花。千百年来,一一路芬芳。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