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所谓“党大”还是“法大”是一个伪命题

时间:2015-04-13 11:00
  

  受访者:谢春涛

  ■ 有人开玩笑把宪法说成是“闲法”——虽然很权威、很有地位,但有时候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也有人讲宪法的执行缺乏一种可诉的机制,如果违背了其他法律是可以起诉的,但是违背宪法就没有这样的保障机制。

  ■ 对个人而言,权力机关的工作人员要向宪法宣誓。宣誓就意味着要明白他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权力的边界在哪里,尤其是跟他的职责有什么样的关系。

  ■ 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更为重要,习近平总书记讲,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如果有了法律不实施会比没有法律还可怕,那实际上是把法律当作儿戏。

  ■ 如果有这样的机制,可能拍脑袋的事情就少了,或者说你如果还是不谨慎,还是不按照规矩办事的话,可能拍脑袋的决策你做了,但是想拍屁股走人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 所谓“党大”还是“法大”其实是一个伪命题,甚至是一个陷阱。我认为不存在这样的对立关系,宪法法律是党领导人民制定,但是我们也强调党要带头执行,带头遵守,所以我认为不存在谁比谁大的问题。

  求是网:《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会议决定将每年12月4日定为国家宪法日,并建立宪法宣誓制度。为什么此次会议如此强调宪法的地位?

  谢春涛:这次全会为什么特别强调宪法,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认识:一是宪法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重要地位;二是当下宪法的实施和监督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处于我国法律体系的核心地位。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由此可见,宪法本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是安邦治国的总章程,是全国人民的根本行为准则,一般法律的制定都要依照宪法精神进行。四中全会公报中提出:使每一项立法都符合宪法精神、反映人民意志、得到人民拥护。这表明了宪法对立法工作的指导作用。因此,如果不依宪治国、依宪执政,那就等于抛弃了立国的根本,依法治国方略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更是无从谈起。

  其次,宪法本身很重要,也经历了多次的修订完善,但是目前我们在宪法的实施和监督方面还做得远远不够,违宪情况也时有发生。比如,有些法律法规跟宪法精神是不一致的,宪法的某些规定还落实得不够好。这些症结原因何在?往往跟宪法监督机制的缺失有关系。如果有人违背了宪法,一些机构违背了宪法,或者宪法规定的某些权利、某些内容没有得到有效的实施,这些事情谁来监督,谁去解释?这方面我们还缺乏一个应有的保障机制。这应该是宪法没有得到很好贯彻、体现和实施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人开玩笑把宪法说成是“闲法”——虽然很权威、很有地位,但有时候发挥不了应有的作用。也有人讲宪法的执行缺乏一种可诉的机制,如果违背了其他法律是可以起诉的,但是违背宪法就没有这样的保障机制。法院不可能受理控告某个单位、某个部门或者某一项规章违背宪法的案子。为此,此次全会针对这一问题特别强调了宪法的实施和监督,明确指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有权对宪法的实施进行监督和解释,包括对违宪进行追究。有了这样的机制,宪法的实施一定会比过去要好得多。

  会议决定将每年12月4日定为国家宪法日,并建立宪法宣誓制度,我认为这一项举措有重要的意义。首先,对个人而言,权力机关的工作人员要向宪法宣誓。宣誓就意味着要明白他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权力的边界在哪里,尤其是跟他的职责有什么样的关系。其次,对群体而言,虽然每个人就宣誓一次,但是他周围不断有人进行这样的宣誓,这就能形成一种潜移默化的积极影响,促使人们牢牢记住宪法,知道宪法是起什么作用的,知道我们的工作是要依宪执政的,这个警示提醒作用应该是明显的。当然,我们也不要把宣誓作用估计得太高,不可能说因为有了宣誓,问题就自然而然解决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