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麦浪余香

时间:2016-06-05 07:56
  

五月,略带温和的风从山脊飘然而至,带走一片葳蕤,山里失了姣妍,变得成熟起来。散落山体的旱地孕育着这一季的成果,沉甸甸的油菜籽早垂着头,收拾完菜籽地,麦田已金黄一片,风过沙沙脆响,催人归仓。

割麦大概是所有农活趣味最多的,特别是后山的那片旱地,因位山顶少有人扰,麦田成了野兔、山鸡、蛇...的天堂,它们各择一地和平比邻,不到收麦时它们都会有个幸福居所。故而每每割麦时,孩子们总会小有收获或意外惊吓。割麦偶有野鸡惊起,哀鸣着飞离麦田里的窝,留下还有些余温的鸟蛋成了孩子们的牙祭,在地里拾到野山鸡的尾翎那就是最大的收获,它的尾翎长而绚丽,可做戏帽的帽翎,得了它小孩们便可以自编自演一出童戏了;若遇着野兔,四下各忙各的人都会放下镰刀一起捕兔,那场面甚是热闹,大家也不在乎踩踏麦穗,心眼里只有那逃窜的灰兔,若是捉到了交给孩子玩去,若让它逃了便叹叹气拾起镰刀继续忙活。山里蛇多,麦田里常会邂逅菜花蛇、乌稍鞭,虽常邂逅倒是鲜有被咬的,农村人对蛇迷信敬畏,特别是进到家门的蛇,大多会用些迷信手段送其归山,我因幼时风湿病吃了些蛇喝了些蛇胆,现在想想那时真是“胆忒大的”。

小孩子劳作片刻就生了惰心,坐地上看蚂蚁搬家,拿根棍子阻止它们前行,顺着它们的路径寻它们的巢穴。或挖个蚯蚓玩,或捉个螳螂问它妈妈在哪里?

麦割完了,大人还要让孩子去地里拾遗落的麦穗,那是孩子勤工俭学任务。

如今回想,那时的幸苦成了美好的回忆,现在的山村只剩老弱病残,人越来越少,山越来越厚重,水越来越浓绿,没有多少人再去体味那份艰辛和美好!人都疯拥着到城里,哪怕是过着居无定所劳心费力的活也不愿回乡下,乡村在恢复其自然属性,人却总找不到该有的归属。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文学爱好者交流平台,关注微信号:wang!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瓦房平房廉租房

    拥有简单的生活,不知不觉,二楼是教师寝室和办公室,第二天,镇教学育人先进个人,这个世...

  • 成康盛世: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盛世

    是被历代史家广为称颂的我国历史上所缔造的第一个,而且对它的缔造及其由盛而衰等问题...

  • 网络时代传播伦理的基本维度

    技术变革影响着社会变革,不管发现信息,制作信息,传播信息还是使用信息,无论是传统时代...

  • 五百年画不够的“丽达与天鹅”

    作者威尼斯与威尼斯画派,阅读展签,以及他的追随者切萨雷·达·塞斯托按照达·芬奇原作...

  • 一年明月今宵多

    作者引用大量古诗词以及曾经的排长的故事,我们俩举瓶对饮,但是无忧无虑,不知不觉地,记...

  • 秋雨其实

    一场秋雨一场寒,使得我经常与诗人毛泽东的,若二人同处一个时代,小时候,对着太阳抽袋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