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童年谣(7)

时间:2016-09-12 07:47
  【编者按】家乡的燕子河,在作者笔下是妙不可言的,是可以和《小石潭记》相媲美的;家乡的燕子河啊,在那遥远的童年,于“我”有着深深地记忆,于“我”是乐园。问候作者!

??还是那条小河,燕子河。
  最近,一个炎炎夏日,处理完了一些生活琐事,心情也得到了短暂的放松,想着多少天没回老家了,真的想看看家乡的那条小河是更清瘦了还是变得丰腴了,毕竟又有怪长一段时间,天旱少雨。回老家,看看山,沿着河沿转一转,呼吸几口家乡的空气,掬两捧家乡的泉水洗洗脸,那也是一种幸福,况且那时奶奶还在,我要回家看看奶奶。
  这条小河,原以为没有名字,后来才知道,我们这边属于燕子河流域,燕子河流域治理的牌子还在那边竖着呢!水不大,年年断流,我们村叫涧头,名来自此,想来,这定是燕子河的源头。水潺潺而流、岸蜿蜒而曲折,颇像柳宗元《小石潭记》中描述的那条小溪,充其量也就是小溪。
  河不大,却是我儿时的乐园,现在想起家乡,想起童年,想起成长的点点滴滴,都离不开这条小河。
  在我的记忆中,这条小河夏日汛期来临时水最盛,每逢暴雨,山洪倾泻而下,浑浊的河水往往冲坏堤坝,冲倒两岸的树木,大量的树枝混合着农作物的秸秆堵塞了河道。也只有那时,才能感受到一条河对人的震撼,激流的冲击声穿透你的耳膜,水顺势而下时溅起的浪花打湿你的衣衫。
  但更多的时候,小河像娴静的少女,文静而优雅,几个泉眼汩汩冒出的水流,先是盈满拦河的大坝,然后从泄洪口冲击而出瀑布般落下,在坝下的深水潭砸出如白莲般的花,接着向东北方向,流过石镰、钻过石琅,经过石桥,潺潺而去,一刻也不停歇。岸两边是高高低低的杨树、柳树,水边是青青的茂盛的水草,水中是厚厚的青苔,再有就是水中活泼的鱼儿。石簸箕、三道弯、上吊石、沤麻汪,一路而去,奔向小涑河。
  涧头是山村,不能说十年九旱,但每年的春天往往是风多雨少。小河在秋日里并不停歇,到了初冬,甚至河面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层的时候,冰面下的泉水依旧叮咚而流,但这样的年景并不多见。河经常是在冬日里断流,到了春天,河流的低洼处也基本干涸,拾旱鱼的孩子这时就忙活开了,在沟里忙活半天,总是有不少收获。
  第二年春天,等到蝉儿第一声鸣叫,春雷在天边响起,一场连绵的春雨润湿了干渴的大地,似乎冬眠了的泉子便忽地苏醒过来,大井里的水位便缓缓上升,直到有一天你发现大坝的水越聚越多、越攒越满,终于坝满沟平,小河又焕发了生机,一个新的轮回开始了。
  曾经多次问家里的长辈,也曾问过乡里的贤达,问这条小河在老一辈的时候是否长流,都给不出答案。依据现在的水量,想过去山青树多草茂,一年四季长流完全可能。毕竟,现在涧头的植被被破坏的太多了,太多了。
  河的源头有好几处,尤其是夏天雨后,四处泉眼皆开,到处流水四溅。然而,说得上名字的,也是主要的源头,在驴脖子山脚,涧头村西南,我们平时叫“西南园子”的地方,小时候,村里还有分给我家的机动地,我也依稀记得有一个大汪,储满了水,那就是源头吧。
  水流经过村子,走过石琅,穿过几个石桥,逆流向上,向上是到哪里?在这个夏天的一个炎热的午后,我在村子里逡巡,我想看看我这条家乡的母亲河的源头到底在什么地方?
  沿着小河,经过一道小坝,绕过一片断桥,在沟沟坎坎中,径直奔向西南方向的田野,在田地间,一道水沟,两边是碧绿的水草,还有蜻蜓在上头,中间就是潺潺淙淙的水流,就这样流淌着,不急不躁,无声无息,水及其清澈,底下的细石历历可见。
  源头,源头,曲曲折折的水,明灭可见的岸,源头在哪儿?天太炎热,又独自一人,也罢,再来探寻吧……
  多么美丽的一条小溪,我心目中的圣地。
  燕子河,我家乡的燕子河!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七十年的怀念

    罹难艰涩的生活故事,毓润着共和国的成长,南京大屠杀留下历史的惨证,日本丧胆中国强站,...

  • 太阳的本色

    其实受过很多伤讲也明辨不了方向,却越看越迷茫,烙下好漫长的绝望,似乎永远,可怜一样,...

  • 黄传会《三个太阳》原文及作品赏

    她走进了国家南极考察委员会办公室,也许你也是一个中国人,我相信人类之爱可以超越时间...

  • 关于爸爸的作文

    今天,会给我带什么好东东呢,可是我们没带钓鱼工具,爸爸拿起另一根树枝轻轻地在水面划...

  • 人生有最

    人生有最特别辑录人生路上的种种最最娱乐自己,最无奈的考试名落孙山,最迟到的成功,天...

  • 摒弃“童话史观”防止“碎片史观

    作者有的人就受不了,似乎好人从生下来第一天就是好人,就是说,要知道,怎么想,怎么说,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