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顺阿之人非贤才

时间:2017-09-23 01:08
  

  作者:丁守卫

  开宗明义,所谓顺阿之人,即指那些喜欢阿谀逢迎、溜须拍马的人。历史上,大凡顺阿之人,都是一些为人奸诈品德低劣的奸佞小人。翻阅中国古代二十五史,常常能看到这些人早已随风而逝但却遗臭未干的背影。

  秦末汉初,叔孙通这个人可以说是官场不倒翁。据《史记》记载,“叔孙通,薛(今山东枣庄)人也。秦时以文学征,待诏博士。”由此可见,他在秦始皇时期就已发迹。可是,当年秦始皇焚书坑儒,那么多的儒生惨遭劫难,像他这样一个大儒——待诏博士竟然没有被“坑”活埋,可以想见这人非常有手腕。到了秦二世时代,陈胜、吴广农民起义,“楚戍卒攻蕲入陈”,昏庸无道的二世胡亥将叔孙通等三十多名博士儒生召集到一起询问对策。博士诸生三十多人,都争相讨论,议论纷纷。其中有个儒生说:“如今陛下登基之初,竟有叛贼纠集民众,自封将军造反,妄图推翻我大秦江山,真是十恶不赦,请陛下赶快派大军去剿灭他们,以震慑天下。”有几个儒生也附和说:“皇上,赶快派大军去镇压吧,要不,事情闹大了就不好收拾了。”

  胡亥二世听了,当时脸色非常难看,因为他认为几个草民闹事,郡守尉足可应付,又何须大惊小怪,若调动边塞重兵前去镇压,实在贻笑大方,有失大秦威名。于是,他怒目圆睁,正想发火,这时,就听叔孙通急趋上前说:“刚才各位说的都不对,简直是一派胡言。如今我大秦天下已合为一家,郡县的城墙、关卡早已拆毁,兵器也已经收缴销毁,以示从此不再复用,何况如今明主又坐镇上位,法令又通适下达,官吏个个恪尽职守,百姓人人安居乐业,心存感激,又哪里会有人起来造反呢?陛下所闻,不过是南方几个鼠窃狗盗之辈,何足挂齿,说不定当地的郡守尉早已将他们拘捕杀戮掉了,哪里还需要皇上担忧?”一席话说得秦二世眉开眼笑,连声称赞。

  结果,那些说造反的儒生被革职的革职,押到大狱受刑的受刑,只有叔孙通一人不仅得到赏赐,而且官职还升了一级。事后,儒生们都讥讽他阿谀逢迎,有失儒生之德。叔孙通反唇相讥说:“你们这些儒生真是不明白事理,害得我差点脱不了虎口!”

  眼看秦朝大势已去,叔孙通便投奔了陈胜、吴广,后来又去投奔项梁和项羽,最后项羽失败,他又投降了刘邦。

  叔孙通是个见风倒的人,根本没有什么气节,人极聪明,平时善于察言观色,揣摩上意,他见刘邦不喜欢读书人,讨厌读书人的那身打扮,便脱掉了自己的那身儒生服装,特意换上一身刘邦故乡人常穿的短衣,举手投足也装得像个大老粗似的,刘邦看了果然非常高兴。

  那时,君臣上下之间没有像后来那样的繁文缛礼。刘邦当上皇帝以后,他的那些过去的部下在他面前非常随便,在朝堂上大呼小叫,喝酒聊天。有时争功摆好,话不投机,便拔剑相向,大打出手,刘邦看了嘴上虽不说什么,但心里很不高兴。叔孙通何等精明,他猜出了刘邦的心事,便投其所好,乘机建议制定一套大臣朝见皇上的礼仪,刘邦大为称赏。于是,叔孙通便领着一帮儒生很快设计排练出了一套君臣礼仪。在宫廷实行后,当群臣向刘邦朝拜,一起屈膝高呼“臣叩见皇上”时,皇帝的威严出来了,刘邦欣喜万分,说:“我到今天才知道当皇帝的尊贵!”刘邦一高兴,叔孙通的运气来了,结果,他被加官晋爵,一次便得到五百金的赏赐,成了刘邦的宠臣。

  《韩非子》中曾论及过顺阿之臣为人处世的特点,大意是说,凡是奸佞之臣都一味顺从君主的心意,以博得君主的宠爱与重用。因而,君主所喜欢的东西,他就加以赞美、吹捧;君主所憎恶的东西,他就昧着良心诋毁、诽谤,从来就不讲什么公道和良心。

  历史上最有名最歹毒为了当上皇帝而将自己的皇帝父亲残酷肢解了的昏君、暴君隋炀帝曾公开向他的大臣宣布:“我性不喜人谏”,意思是说,我最不喜欢听别人提意见。就因此,那些忠直正义的大臣被他杀的杀,贬的贬,最后围在他身边的就都是这样一群寡鲜廉耻毫无人格的奸佞之臣。裴蕴便是其中的一位。

  裴蕴是隋炀帝的御史大夫,为人阴险狠毒,很善于揣摩隋炀帝的心意,看皇上的脸色行事。隋炀帝不喜欢的人,他会栽赃诬陷,落井下石,所以深得隋炀帝的宠爱。当时,有个名士叫薛道衡,文学造诣很高,为人也很正直,在朝野内外很有些名气。裴蕴原本与薛道衡并无过节,但他发现一向自恃有才的隋炀帝就是不喜欢他,于是,他便在隋炀帝面前经常进薛道衡的谗言,无中生有地奏道:“薛道衡自负有文才,又是先帝的老臣,平时从来不把陛下放在眼里。每次陛下颁发一道诏书,薛道衡总是在肚皮内表示反对,或私下一个人议论,对陛下深怀不敬。若论及他的罪名,好像没有什么明显的罪错,可窥看他的内心,实在是大逆不道。”

  他的这一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隋炀帝一听就火了,频频点头说:“你说得太对了,这老东西实在是狂妄至极,欺君太甚。我小的时候同他一起在外出征,他欺我年幼,独揽大权,犯了欺主之罪。现在,我登上了大位,他算害怕我了,虽然不敢谋反,但心里肯定对我不敬。你说他大逆不道,真是揭露了他的内心。”于是,下一道圣旨,莫名其妙就把犯有“腹诽之罪”实乃“莫须有”罪名的薛道衡给杀了。

  为了讨得隋炀帝的欢心,裴蕴整天在隋炀帝面前卑躬屈膝,曲意逢迎,看到隋炀帝喜欢那些淫荡的音乐,他便下令在全国搜寻那些擅长靡靡之音、色情歌舞的乐工舞伎,进献给隋炀帝寻欢作乐,人数多达三千多人。由于隋炀帝穷奢极欲,穷兵黩武,多次发动东征辽东的战役,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终于激起人民的反抗,连开国功臣杨素的儿子杨玄感也起来发动兵变。兵变被镇压下去以后,残暴的隋炀帝说:“杨玄感振臂一呼,就有那么多人跟随他反叛,看来天下人不能太多,多了就会当强盗,造反,不如多杀些人以绝后患。”对此,裴蕴竟然也随声附和,点头称是。而且,为了表功,他还亲手去处理这一案子,秉承隋炀帝的旨意,大开杀戒,竟杀了好几万人。

  顺阿之人,多半心术不正,阴险狡诈,见利忘义,他们只知道趋炎附势,《晏子春秋》的作者对此现象和危害曾有过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其内篇谏下第二十一有言:“……谗谀萌通、而贤良废灭。是以谄谀繁于间、邪行交于国也。昔吾先君桓公用管仲而霸、嬖乎竖刁而灭。今君薄于贤人之礼、而厚嬖妾之哀。”大凡封建统治者都知道“谄谀繁于间、邪行交于国”的危害,多半都标榜自己是亲贤臣、远小人、好忠正、恶谄媚的,是虚心纳谏、闻过则喜的,但实际上,未必全做到。(丁守卫)

------分隔线----------------------------
推荐内容
  • 轻依岁月,静守流年

    知道,我用文字播种美丽,也没有带走什么,生活里,人生中,又何曾不是一种超然的人生,怎不...

  • 看不见的利刃

    你做什么的,被褥里躺着一个人,买了汽车,外出打工交上了女朋友,还能撑个几十年,这样的...

  • 吴哥的微笑

    我已来到你的世界,什么也看不到了,它说“那是公元1500年”不过我也只听清楚...

  • 寂寂深夜里

    一个人去倾听全世界,一声响过一声,我是极其喜欢的,一片又一片,后续的落叶又陆续落在之...

  • 带来的,带走的

    我到底给这里的孩子们带来了什么?而我又能带走些什么?,还能很清楚地记得她在编纂策...

  • 萧萧落红:作家萧红

    看了一部电影,法国电影,在那个盛产娜拉的时代,只是父亲不同意女孩子读书,她向报社的裴...